华尔街日报:十天改写资本主义

过去的10天应该被记住,在这10天里,美国政府摒弃了长达半个世纪的许多规则,以挽救美国金融资本主义免遭崩溃。

如果用里氏震级来衡量政府的行动,政府最近的举措所引起的震动程度还没有达到富兰克林•罗斯福当年的水平。这些举措还打着学术的幌子,隐匿在一堆新的缩略语之下。
 
但这些措施仍堪称大手笔,而且都它们没有经过国会的投票决定。此外,虽然财政部没有直接为房市或拯救金融机构的行动埋单,但纳税人的钱却面临风险。现任的共和党政府不想被视为胡佛再世,他们的举措表明其不再相信市场有能力解决这团混乱局面。

经济学家埃德•亚德尼(Ed Yardeni)对客户说:”能在最后时刻施以援手的政府部门(财政部)正与最后的贷款机构(联邦储备委员会)合作支撑住房和信贷市场,以避免出现第二次大萧条。”

首先,在圣帕特里克节那个周末,联邦储备委员会(Fed)和财政部强力促成美国第五大投资银行贝尔斯登(Bear Stearns)以极低的价格出售给摩根大通公司(JP Morgan Chase & Co.)的交易,这个价格引发了股东的反对,从而促使摩根大通提高了价格。为了诱使摩根大通同意该交易,Fed同意为贝尔斯登投资组合中价值290亿美元的证券提供担保。这一举措的结果会影响到Fed上交财政部的数额,因此这是纳税人的钱;正因为这样,Fed才要征得财政部长亨利•鲍尔森(Henry Paulson)的同意。
 
随后,Fed又首次直接向华尔街的证券公司发放贷款。迄今为止,Fed只直接贷款给传统意义上的银行,即吸纳普通民众存款的银行。那是因为银行被认为扮演着独特的经济角色,而且应该比其他类型的贷款人受到更严密的监管。在当前这个新时代的头三天里,证券公司平均每天从Fed贷款313亿美元。那可不是小数目,正因如此,鲍尔森又批准了Fed检查这些公司的帐目。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身为共和党人的财政部长依靠两家为股东所有但却得到政府特许的公司──联邦国民抵押贷款协会(Fannie Mae, 简称:房利美)和联邦住房贷款抵押公司(Federal Home Loan Mortage Corporation, Freddie Mac)──来筹集资金,而这两家公司的董事会并不想这么干。作为交换条件,政府监管机构允许二者增加财务杠杆,以便多购买2,000亿美元的抵押担保证券。

这样,房利美和Freddie就有望发展壮大,值此抵押市场陷入困境之际,取得如此进展无疑会受到欢迎。它们已经夺回了丢掉的市场份额。鲍尔森周三表示,去年第四季度,他们占了新抵押贷款的76%,高于第二季度的46%。但每个人都知道,如果房利美和Freddie一朝失足,纳税人就会有灭顶之灾了。
 
虽然一直保持低调的联邦住宅贷款银行(Federal Home Loan Banks)比房利美和Freddie的资金状况还要糟,但其监管机构却表示,它们可以买进的房利美和Freddie抵押贷款担保证券较此前批准的多了一倍,也就是1,000多亿美元。

有必要这样做吗?这种做法一塌糊涂、令人不安、而且很多细节都绝对是漏洞百出。就像是听到火警冲入烈火中的消防员一样,国会议员现在正在犯错误,而这种错误只有在回头来看时才能一目了然。

不过,暂且不论我们怎么走到了这步田地,眼下在住房、抵押贷款和信贷市场的问题已给整个经济领域带来了侵袭,这种显而易见的危险是无法被忽视的。上个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非常严重,原因是政府最初做出了错误的反应。Fed主席贝南克整个学术生涯都在学习如何避免重蹈大萧条的覆辙。

起作用了吗?有一些效果。一个关键的衡量标准是抵押贷款和最为安全的美国国债之间的息差。息差较大,意味着抵押贷款利率较高,对已经低迷的住房市场会造成重创。最近很多活动,包括周三Fed拟进行的用国债换抵押贷款担保证券的拍卖活动,都旨在增加对这些证券的需求,以降低抵押贷款利率。

根据历史上的标准来看,目前的息差仍然很大,不过已经较之前有所收窄。FTN Financial的数据显示,3月6日,30年期定息抵押贷款较同期国债利率高出2.92个百分点;周三息差收窄至2.22个百分点。正常情况约为1.5个百分点。货币市场仍面临着压力,因为银行等金融机构囤积现金和超安全的短期国债。

采取这些措施就足够了吗?可能还不够。虽然现在很难说,但房价的下滑对整个经济的下行压力仍然存在。如果有必要的话,几乎可以肯定下一步措施将是直接使用纳税人的钱。

采取更多措施有一石两鸟的作用。一是减轻对家庭和社区的打击,尽管有些家庭和社区自己也难辞其疚。二是打破一个下行的危险旋涡,避免房价和抵押贷款担保证券价格的下挫导致放贷机构紧缩放贷,进而影响经济,进一步拖累资产价格,等等。

在通常的情况下,资本主义经济体会让房屋、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和股票等的价格降到足以令持有大量资金的投资者争相涌入、趁机抄底的水平。不过,如果持有大钱的投资者仍然保持观望态度,不相信已经见底,那么他们可能需要漫长而痛苦的等待。

所以接下来的一步,无论具体细节如何,很可能涉及到政府对价格设定一个下限,希望藉此限制下行风险,以使更多的美国人乐意买房,而资金雄厚的投资者乐意给他们提供贷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