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全民炒股”看中国人的性格悲剧

  首先申明此文不是针对所有的中国人,而是中国人的“大多数”,各位不要对号入座。百分之七十就算“大多数”,既然是“大多数”,就可代表“中国人”这个群体。

  中国人确然拥有其他地球人所不具备的优秀品质,如任劳任怨、忍辱负重的品格即为世界上的任何民族所不及。此文只列举中国人的性格缺陷并不是否认这些优秀品质,也不是说中国人一无是外。

  因为坚信天上不会掉馅饼,即使偶尔掉下馅饼也是有毒的,坚信不是靠勤劳智慧挣来的财富是守不住的;因为认定中国股市与经济状况无关,而是体制漏洞下的纯投机市场,买股票基金赌博的成分远大于投资的成分,所以本人一直远离中国股市,在每个股民都在“赚钱”全民发狂的岁月也没有买卖一分钱的股票基金。但我一直在关注中国股市,因为股市这个窗口最能展现国民的性格特征。

  一、盲从

  国民的不爱思考和从众心理在去年的股市上表现得最为突出。在去年的八、九月股市、基金一路疯长的幻景里,绝大多数国民都存在下述认识误区:

  1、购买基金没有风险,只赚不亏:

  2、奥运会之前政府为了维护中国的强势形象,一定会尽全力扶持支撑股市,股票不会下跌,在奥运之前股票指数会突破八千点,甚至一万点;最保守的估计也有七千点;

  3、如果股市惨跌,国家就有可能失控,因为现在绝大多数中国公民都在炒股,政府不会傻到和绝大多数国民过不去。

  明眼人一看上述三个群体认识是显然荒谬不顾常识且没有任何逻辑可言的。第一条的荒谬显而易见,因为世上根本就没有只赚不亏且无风险的生意,前段时间基金只升不跌并不等于以后会一路飙升。第二条也是一厢情愿,政府在奥运会之前会想方设法维护中国的强势形象是必然的,但无节制地支撑股市效果也许适得其反。如果让股票一路疯长下去,按股民的意志在奥运之前突破八千甚至一万点,那样绝大多数国民拥有的“钞票财富”将要翻几番。因为经济并没有那么快地增长,增长的 “钞票财富”只好通过多印制几倍的钞票来解决,于是通货膨胀就成了无法控制的脱缰野马,物价将会在短期内上涨几倍。物价一旦在一年内上涨几倍,国家就真个失控了,其危害会远远大于股市的下跌。两害相权取其轻,在灾难性通货膨胀和股市惨跌二者必居其一的情势下,只能选择股市惨跌,也就是让股市恢复它的“真实面目”了。至于第三条则是对“中国国情”不可救药的无知,首先政府无原则地支撑股市本身就是荒唐且违犯经济规律的,所以股市惨跌不是政府有意要和“绝大多数国民过不去”,股民因为股票下跌而与政府为敌是不公正的。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政府真个有意要和股民过不去,股民又能怎样?只要政府是强势的,你们能让国家失控吗?各位应该不会忘记不久前的农村“基金社”,那时绝大多数农民的存款全存在基金社里,政府整顿基金社时,农民存在基金社的存款一个晚上化为乌有。在基金社存钱的农民也是“绝大多数”,并且是农民家庭养家糊口的血汗活命钱,现在这些钱一下子被吞噬了,可农民因此“起义”了吗?国家失控了吗?

  那时我的绝大多数朋友同事也在炒股买基金或正准备进入股市,当那些在股市门口徘徊的人听到我这番“理论”后,都认为我的见解有很深的道理,并决定不炒股买基金。可我的“理论效力”并没有维持多久,不到一个月时间,那些听过我的“理论”并表示远离股市投机的朋友同事大多买了股票或基金。当我问他们何以“明知山有虎偏身虎山行”时,他们的回答居然是:“周围的人都在买股票基金并且大多数赚了钱,我干吗不干?就算真个有股市惨跌的那一天,赔钱有大家陪了,又不是我一人倒楣……”

  这就是国民的“盲从”!

  二、健忘

  去年十二月我因公在武汉市呆了十天,有机会了解各阶层市民的社会心态。那时中国的股市正在惨跌,我接触过的富裕市民都准备把资金投到楼市上,他们坚定的认为房地产价格是只升不降的,目前什么都在贬值,只有房地产不会贬值,所以投资房地产一定稳赚不亏……

  针对他们这一认识上的误区,我针锋相对地提出相反的意见:尽管目前的房地产价格仍在一路飙升,但并不等于会一直升下去。当房地产市场畸形红火,大量资金涌入楼市时,就会出现房地产“相对过剩”现象,也就是房产的供应量远远超过居民的购买能力。当房产相对过剩并且持续较长时间时,部分靠集资和借贷盖房的开发商无法长期承受利息和债务的压力,就会被迫降低房价,甚至于亏本销售,并在楼市引发多米诺骨牌式的连琐反应。现在中国的房产已“相对过剩”,尽管房价仍居高不下,但很多地方有价无市,没有出现楼市下跌现象主要是富豪有意“炒作”和开发商在那里“硬挺”。如果中国的房地产不发生革命性的调整,不发生灾难性通货膨胀,“炒作”是有限度的,富人不会无限制地购买“卖不出去的房子”在那里空着;“硬挺”通常也不会长久,实力较弱者要不了多久就会败下阵来,于是房价下跌成为可能,不但会下跌,甚至会象股市一样出现“暴跌”现象,跌到开发商的“成本线”以下……

  他们听完我的“下跌理论”后,几乎是众志成城地反驳我的推理,理由是他们从没听说过城市房产也会象股市一样大面积下跌,在他们的记忆里房产一直是在不断上涨着……

  当我指出城市房产也会大面积下跌,十年前武汉市就出现过房产暴跌的历史,他们的反应竟然象在梦乡听天方夜潭:真有这样的事吗?武汉市的房价也曾跌过吗?我怎么没有印象呢?十年前我还是有完整记忆力的壮年人啊?

  武汉市的房价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上半期曾一度涨到每平方米两千五以上,到了九十年代末期大多跌了一半甚至于跌破每平方一千的,年长的武汉市常住居民应该不会忘记这段不太久远的历史?可他们中的大多数居然还是忘记了。

  反驳我的都是四十岁以上的中年人,都经历了十年前武汉市房产暴跌的历史,可他们居然对那段历史一点记忆也没有?一个群体的“健忘”到了这种水准,真的让人只能在心灵的剧痛里发笑。

  国民不可思议的健忘使他们永远也不能记住历史的教训,结果类似的悲剧一再在中华大地重演。旅顺大屠杀后不到四十年又发生南京大屠杀(作贱人才不思进取导致被同一个力量远不如自己的小国两次打败);义和团和文革式的全民疯狂也只相差半个世纪多一点的时间……

  三、死不认错

  我这人的骨子深层很有那么点江湖义气,对朋友两肋插刀荣辱与共,所以经常对炒股的朋友提出自己在静夜深思后推断出的影响微弱但无疑是有益的建议。也许是 “旁观者清”的缘故吧,我对中国股市的走向和大跌时间都能在事先做出较为清醒的预测,我的“逆向思维”在关键时刻总能一再闪耀那么一点智慧的火花。去年的十月我几乎忠告每个要好的股民朋友从股市退出来,理由是这个虚幻“牛市”的支撑力已经接近极限了。可他们没有一个人听我的话,因为他们认定在奥运会之前政府会想方设法让“牛市”一直“牛”下去。新年过后股市再度出现涨势时,我再次劝他们及时退出来,千万不要等“保本或赚钱”再退,把损失减少到尽可能低的限度,因为现在的股市是回光返照,随后会是又一轮的大跌,如果舍不得“割肉”损失会更大……可依旧没有一个人听我的,因为他们坚信政府在奥运之前会不顾一切 “救市”,股市上扬是新一轮“牛市”的信号……

  上周因为朋友聚会,我又见到了几位炒股的朋友,他们都曾听过我的忠告。那时股票已跌破股民和所谓“经济学家”认定的4000线“铁底”,每个人都亏惨了。当我问及他们因何不听我的话及早退出来时,他们没有一个人说自已错了,而是抱怨进股市的时间太迟,若是早进就会“少亏甚至略赚”;抱怨没有选择好“对路”的股票,因为有的股票依旧在上涨。更有甚者,部分在网上听过我忠告的股民朋友莫名其妙地和我变得生分了,甚至于一见我上线对方的QQ头像就及时由彩色变成隐身状态,好象我是个不详之物似的……

  因为部分国民“死不认错”的秉性,象我这样忠言逆耳对朋友认真的性情中人反而在朋友圈内成了不受欢迎的人?同样因为“死不认错”的缘故,国民不容易“吃一堑长一智”,从错误中汲取教训,经常在同一个坑里跌倒,一而三再而三地犯同样的错误。

作者:熊飞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