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牛肉问题背后的韩国民族主义

 

数千名韩国民众抗议进口美国牛肉的图片使得韩国的民族主义再度引起了全球关注。尽管牛肉问题现在看起来正逐渐平息,但类似的民众情绪未来仍有可能再次爆发。

一般认为,韩国民族主义是朝鲜半岛在遭受外强压迫,经过几千年逐渐发展起来的。不过正如哈佛大学教授卡特•埃克特(Carter Eckert)写道的,19世纪末之前并没有将韩国作为一个国家尽忠的民族情感。20世纪头十年,日本对朝鲜半岛的占领与压迫才改变了这一切。在1919年3月1日爆发全国性起义后,日本决定采取怀柔政策,不再根绝韩国人的民族自豪感。

日本的宣传工具此后开始宣称韩国与日本拥有相同的祖先与血脉,因此都属于道德上优于其他民族的优等民族。日本殖民者鼓励韩国人以他们的“地区”为荣,只要他们记住自己属于更强大的日本民族。这种宣传方针的成效超过了现代韩国人通常认为的程度。直到近几年,韩国历史学家才开始承认亲日的韩国自豪感是造成当时韩国许多中上阶层接受日本殖民统治的重要原因。

即使1945年朝鲜半岛光复后,韩国人仍然认为自己是个道德高尚的民族。美国政治学家奥尔福德(C. Fred Alford)上个世纪90年代末在首尔进行了相关研究。他发现,韩国人从来不会将罪恶归咎于自己同胞,即使对1980年光州屠杀民主运动活动者的刽子手也是如此。虽然奥尔福德草率地将此归结为韩国人否认世上存在罪恶,但韩国人却情愿将光州事件怪罪于美国没有努力避免屠杀。

韩国人通常认为,本国人犯罪只是因为一时的软弱或犯了错误。而外国人犯罪就是“摘下面具”,暴露了本来面目。摘下面具是韩国反美时最喜欢用的比喻。因此不难理解,2002年6月两名韩国女学生被美军装甲车辗死的意外事故会在韩国民众中引发极大愤怒,其影响程度远远超过同一个月朝鲜海军在黄海枪杀六名韩国船员的事件。

由于没能理解基于文化与基于血统这两种民主主义之间的区别,美国观察人士看到的韩国是一个热衷学习英语和消费名牌商品的国家,他们认为韩国人和其他国家的人一样拥有全球化思想。韩国周期性排外热潮中常见的种族倾向──就象2002年一些韩国餐馆门口挂出的“不欢迎美国人”的标语──也被简单地认为与韩国人的暴躁脾气有关而没有得到重视。韩国人自然不会急于纠正这一错误认识。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导致韩国人天生不信任美国的世界观恰恰又使得他们不愿脱离美国自立。韩国人眼里的朝鲜半岛史是一部漫长的被侵略、充满屈辱的历史,这促使他们认为自己天性过于善良,如果没有一个更为强大(即使道德低下)的国家保护,他们就很难生存下去。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韩国人愿意相信他们的盟友会故意向他们出售致命的牛肉,同时却又决心不顾一切地追随这个盟友。谈到韩国那个盛行的谣言──韩国人的基因结构使得他们尤其容易感染疯牛病;这不过显示了他们的民族主义是多么的接近日本人。

许多美国人已经对韩国总统李明博对牛肉问题处理不当表示了失望。在阻止谣言传播方面──特别是在抗议最初几天──李明博表现的如此绵软无力,不禁令人怀疑他到底付出了多大努力。但我们对来自大企业的总统候选人到底有什么期望呢?我们真的要相信,保护韩国牛肉产业只会让亲平壤的那些人受益?

在过去的近40年中,韩国一面嘴上高谈要开放市场,一面却借助国家媒体宣传购买外国商品等同于卖国。无论何时进行贸易谈判,韩国都会要求美国不要施加太大压力,否则国内反美情绪会削弱两国盟友关系。有迹象表明,李明博可能在故伎重演。韩国现任贸易部长已经向当地媒体夸耀,他用民众举蜡烛示威的照片来向美国贸易代表施压,增加谈判筹码。

这一切并不意味着,美国人的迟钝与强硬没有加剧韩国民众的不满情绪。这也不是说,美国牛肉没有令人担忧的理由。(就算你给我钱,我也不会去碰那东西,不过我是个素食主义者。)重要的是,此类冲突的根源是韩国人对韩美联盟的态度。今年的问题是牛肉,明年可能就会是其他什么东西。

(编者按:B.R. Myers是韩国釜山东西大学(Dongseo University)的研究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