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好奇文章还能活多久?“中央电视台着大火 为什么网民们幸灾乐祸”

汤圆节晚那事我也从九点钟开始就不停的在各种渠道上参与则一场草根报道活动。出于众所周知的安全原因,我没有在自己这个没有带套的BLOG上发布那些信息,但是在看了这么多天的戏之后,尤其是韩寒最近的两篇博客都同各大网站新闻版那些头条、专题一样“消失”之后,我真的相当CJ的好奇:就像最先反应的门户网易后来在娱乐版报道这事一样,这篇发表在IT网站上的诡异的报道还能够存在多久?!?

立此存照,等待时间来检验!!

中央电视台着大火 为什么网民们幸灾乐祸?

央视新楼大火近日是大家议论的焦点。这本是一场灾难,不但有钱财的损耗,更有人员的伤亡,面对这样的灾难,同情与体恤,或对肇事者的检讨,应当 是人之常情。不料,网络上的评论,却更多的是戏说与调侃,多是兴灾乐祸的态度。自然,这种态度指向的不是伤亡者,而是央视。最典型的莫过于——“首先感谢 CCTV!为了让全国人民欢度元宵节,昨夜燃放了一个价值上亿元的大烟花!那场面,那是相当的壮观!那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警旗招展,人山人海!不差 钱!同时也向全世界证明:做人,不能太CCTV啦!否则,躲得过初一,也躲不过十五”……

央视一有难,众人就发笑,其情亦久矣。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堂堂国家电视台,何故落下如此口碑与下场?

答案自然要从央视自己身上找。央视多年来利用自己的独特地位,所做的触犯公序良俗的事太多。远的不说,就说百度竞价搜索门,央视先是暴光,维护 公众利益,自然深孚众望;然而旋即又让百度这家有重大道德瑕疵的公司在自己的黄金时间大做广告,公众被恶心到了极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起来,央视当初暴光 百度的行为都像是挟公器以私利的事件,是一出贼喊捉贼的闹剧。

再往前溯,例子不胜枚举。

朱军,这位经常“催人泪下”的央视《艺术人生》节目主持人,常常声称“我们是国家电视台,要有皇家风范”,结果,这位有皇家风范的主持人,却爆出给人鼓吹地摊级的伪劣产品的丑闻;

在湖南卫视超级女声红遍大江南北的时候,央视的眼睛也红了,大牌主持人召开座谈会,又是“收视率是万恶之源”,又是反对“娱乐节目低俗化”,“降低这些节目播出量”;

央视还曾以灾难新闻中死亡人数作手机有奖竞猜项目,引起众怒,被斥为丧失基本的人文道德素养,“发死人财”;

新闻联播号称是全中国收视率最高的电视节目,但长年一成不变的面孔已给观众造成严重的审美疲劳,最典型的例子是,911事件当天竟然登不上新闻联播的头条;

如果我们拿美国《60分钟》节目主持人莫利·塞弗在不同国家的战场上出生入死来比较,央视水均益先生在伊战来临时“撤离”巴格达的表现与其说是记者,不如说更像难民……

央视仍然是国内不可撼动的电视业老大,其节目水平和总体实力也与其他电视台不可同日而语,但显然,它与民众日益增长的要求已渐行渐远,央视的垄断地位和它所占有的资源,也与它应有表现越来越不相称。

问题正出在这里,垄断造成了央视的骄娇二气,垄断也造成了它不思进取。曾有人在网上发帖,建议中央电视台的名称改为“中国国家电视台”时,网上讨论稍成气候,央视即觉着兹事体大,立即表明立场,“没有这个必要。”央视认为自己本来就是国家电视台。

央视可能没有明白国家电视台的真正涵义。国家电视台首先是一个公共电视台,以公众利益为导向,商业电视和公共电视的区分点主要就是,商业电视台 存在的目的主要就是为了赚钱;公共电视台存在的主要目的并非主要为了赚钱。BBC的第一位总裁John Reith就奉行公共服务的理念。他认为公共服务肯定不能只用于娱乐的目的。广播电视有责任在最大程度上给尽可能多的家庭带来所有的人类知识、努力和成绩 中的最优秀的部分。对高水准道德的维护——避免粗俗和伤害——是至关重要的。

反观央视,这家大型的国有媒体垄断企业,事实上也是一个商业电视台。它绝对地站稳全国电视台的“老大”地位,占领节目收视的大半江山,揽到大部分的广告订单,做行业规则的制订者。

央视这些年来为人诟病之处,根源正在于它角色扮演的混乱和越位。

央视火灾发生后,有网友打开电视,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央视很镇定,情绪很稳定,在不停的向我们介绍澳大利亚的森林大火。“要是换个其他单位 的,估计可以报道个十天半个月,再出个专题报道“元宵大火谁之过?”。但这次是烧了自家的,那就低调再低调,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央视也是个喜欢幸灾乐祸 的主!)”

幸灾乐祸,是一种不正常的情绪,但不正常的情绪,自然有不正常的现状作为根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