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该以怎样的方式纪念灾难?

汶川地震一周年日子到了。明星慰问、企业联谊、媒体采访、志愿者回访纷至沓来,四川汶川、青川、绵阳等受灾最为严重的县城再次热闹起来,灾区人民的生活再次成为世人瞩目的焦点。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四川汶川发生了8.0级大地震。这一刻,山崩地裂,暗无天日,死神挟持着巨大的能量摧毁了学校、工厂等建筑,几十万人被泥石倾轧掩埋,完整的家庭从此支离破碎。也是从这刻开始,国人跳动的脉搏与灾区人民紧紧相连。国家在行动,民间团体在行动,救援队伍与时间赛跑,同死神抢夺生命,他们创造了无数个生命的奇迹。

这场巨大的灾难打乱所有人的生活节奏。在地震发生短短几日之内,无数家庭出钱出力出血,竭尽所能帮助受难群众。数以万吨的生活急需物品从各地源源不断运往灾区,180多万志愿者参与救灾活动,20多万志愿者直接参与救灾活动。国人众志成城抗震救灾的景象让世界叹服,他们用大写的人字给血浓于水的中华情抒写下有力的一笔。

一场国际大援助同时展开,大爱拉近了国人与世界的距离。信息透明让外国人看到了中国开放的姿态。这一次,普世价值解开中华民族走向现代文明的束缚。国旗首次为普通公民遇难缓缓下降,以国家的名义,以最高的礼仪,为公民遇难进行哀悼,一个古老的民族开始尊重个体的生命,这是对死者最大的善,她让所有活着的人都感受到了活着的尊严。

360多个日日夜夜过去了。灾区人民正在摆脱地震的影重新站了起来。他们重组家庭,顽强的生命突破夹缝坚冰也要生存,他们酝酿新的生命。他们在这块废墟上面建起博物馆;他们建设抗震级别更高的校舍,并将道德良知一并铸入钢精混凝土中;在这大小几百次的强烈余震当中,我们和他们一起祈祷,灾难不要重演。

遗忘是一种天性,特别是对于那些没有受灾的国人来说,他们很快就会恢复正常的生活。对于受灾的民众来说,一年的时间远远不能修复他们重创的心灵。我们关注他们,并不想扰乱他们宁静生活,重新撕破他们伤口,这些就不该是纪念的原意。自私点来说,我们关注他们命运,哀悼那些遇难者,也是在关注我们命运,我们拒绝可以避免的灾难在每一个人身上重演。我们反思这场灾难,我们的态度和力度决定我们未来是否有着更广阔的生存空间。

汶川地震成为了金融危机背景下的转折点。2008年奥运之后,企业生存更加艰难,三聚氰胺撕破了企业家道德面具,几十万儿童深受其害,几十名婴儿付出了生命代价。这次人为的灾难伤害程度不亚于一次心理地震。过去的一年,死于交通事故为73484人,安全生产事故为17688,水灾为686人……如果我们理清天灾人祸造成的伤亡人数,就知道单纯依靠道德良知的说教,这些数据还会继续攀升。

我们关心突发事件应急响应机制。因为天灾人祸随时都有可能降临在每个无辜者身上,我们需要在最短的时间里面能够展开有效救援。前提条件是我们得督促那些监管者,提防他们监管漏洞,扼杀人祸演变出来的灾难处于萌芽状态。因为制度缺陷造成的灾难比起自然灾害,更让人揪心。

我们关心校舍的抗震级别,不单单是我们孩子也在学校里面就读,同时我们也是在提防那些黑心的房地产商偷工减料,我们居住的房子表面富丽堂皇,实际上它经受不住考验。我们这样做只是希望少点利益勾结,我们居住能够安心。

我们关注那些受灾处分的官员,其实并不希望他们明调暗升或者继续享受领导级别待遇。这些没有起码道德自律的官员应该永不录用,而不是过了半年或者一年之后再度任用。他们的去向应该永远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们,而不是采取瞒天过海之计欺骗普通百姓感情。

归根结底,我们采取什么样的方式纪念灾难,关键在于我们对于生命的态度。我们关切重视生者的权利,这样方能告慰逝者的灵魂,否则,灾难只会成为某些人表演的道具,他们一旦掘取利益之后,随时会把普通公民的生命权利放弃。

地震震出大启示。这个代价是69226遇难者,17923人失踪者,374643受伤者,这其中包括5335个遇难学生等用生命与血换来的。从这个道义来说,他们实际上为我们做出了牺牲,如今我们把纪念变成狂欢,把商业进驻看成分享利润蛋糕,把官员调任看成他们仕途踏脚石。这些夹持着举止轻浮的纪念活动,只会带来更多无谓的牺牲。

恩格斯认为每一次巨大的灾难都是以历史的进步作为补偿。汶川地震为我们历史进步批下了注脚。生者还需努力,唯有如此,逝者才能安息。

文/被劫持的飞机,来源博客,有删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