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经济报道:AA,实验教学魅力何在

http://aoyublog.com/img/logo/21st.gif

8月25日的下午,北京张旺胡同4号的会场里聚集了十几位国内建筑界知名人士,进行一场名为“实验教学在中国”的研讨会。尽管活动现场异常混乱,但是张永和、朱文一、李虎等有分量的发言嘉宾还是准时到场并且认真发言,一方面是大家都对 “实验教学”的话题颇感兴趣,还有重要的一点是当天活动的主角:英国AA建筑学院(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 School of Architecture,下文简称AA)的校长Brett Steele先生。由此可见,即便是在中国,AA的影响力也是不容小觑。

让学生睡不着觉的AA

来自台北的林先生去年从英国AA建筑学院毕业,“压力大”是他就读期间最深的感受,“AA这种看似自由的教学风格,让许多学生都‘睡不着觉’。”AA成立于 1847年,是英国最老的独立建筑教学院校。该校的成立理念最早来自于1847年,两位不满学院派建筑教育的年轻建筑师的发想,分别是当时19岁的 Robert Kerr与24岁的Charles Grey。成立当时目的是为了提供有心学建筑的学子,一个独立设计的教育系统,不需他们拥有基础建筑教育。该校当时的师资都是一时之选,诸如约翰·拉斯金与乔治·吉尔伯·史考特(George Gilbert Scott)。1890年到1901年间,该校的教育系统逐渐成形。在1901年,校址移到前英国皇家建筑博物馆的馆址。在1920年,再度迁移到英国贝得福得广场(en:Bedford Square),也就是在伦敦的市中心。

如今校史已超过150年的AA,知名校友说出来个个都是响当当:2000年普利策奖得主雷姆·库哈斯、2004年普利策奖得主扎哈·哈迪德和2007年普利策奖得主理查德·罗杰斯。在这些大师身上至今仍看得出AA 的实验性教育风格。“传统的建筑教育是为了训练与培养建筑师人群而设计的,所以大部分的大学会制定相应的课程体系,学生需要去上课,参加考试通过等。”Brett Steele校长介绍说,“我们独特的地方是没有这种课程体系,我们建立了自己的研究组体系,AA是第一个采用这种方式的学校。我们的单项课程长度为一年,在这一年的时间让学生选择一个研究组,发展自己的思维,做自己的作品,然后年底会面临论文答辩。如果通过可以进入到下一年,选择下一个自己喜欢的课题,但如果失败了就要重修。”这样的体系要求学生必须更独立、更有主见,自然毕业之后也能很快的独当一面。

经费全部来自学费

AA是位于英国国立大学系统之外,相较下学费高昂的私立院校。即便在英国,读AA的人也多以工作过几年有一定经济实力的建筑师为主。而欧盟以外国家的国际学生还要另付更高的学费,但这并没有影响AA成为最大同时也是唯一的一所国际性建筑学院。Brett Steele校长告诉我们:“AA90%的学生和教师都是来自世界各地不同国家,我们有来自67个国家的学生。”在这其中,中国学生近年来逐渐成为AA生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就今年来说,AA一共招收了600多名学生。其中一半来自包括中国、韩国、台湾地区在内的7个国家和地区,另外一半来自其他60个国家。”

校长告诉我们,AA的经费全部来自学生的学费。“对于我们而言,是一个有意思的挑战。我们必须让自己保持高质量的教学、有意思的话题吸引全世界的学生学习,才能将这个学校经营下去。”

这些年亚洲特别是中国建筑留学生的急剧增多,想必可以让AA保持良好的财政状况。一个中国学生想在AA读16个月的Master课程目前差不多需要人民币65万元,而且这个数字每年还在涨。因此Brett Steele校长对于此行来京的目的也直言不讳:“一方面是想要了解对于实验教学大家的经验并进行交流。另一方面,我们是想通过这次机会让更多的人了解我们,知道我们。”

AA是否巅峰已过

建筑界向来需要以及宠爱那些有才华的明星建筑师,很多人认为库哈斯与扎哈·哈迪德执教带来了AA最为巅峰的时期,Brett Steele校长也认同这种观点。“我认为这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一种现象。毫无疑问,那个时代是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一个时期,有着自己特殊的背景和地位。上世纪60-70年代,在伦敦发生了很多事情,新的建筑文化也逐渐形成。这个时代很多人汇集到伦敦的这个学校学习,而开放的教育环境和气氛催生出新思潮,出来的作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色,在此基础上让我们学校达到了一个鼎盛期。”

有巅峰就有低谷,近些年鲜有大牌建筑师诞生的AA也招致部分业内人士对其荣光不再的质疑,对此Steele校长给出了回应:“对于AA学校目前和将来的发展我也很乐观,非常有信心。由于当前科技、经济发展,非常快的社会改变,又会产生一个变化点,大家开始讨论、争辩,就会容易有新的思潮产生。我觉得从今天这个时机,能使AA达到再一个顶点。”

虽然校方信心满满,但是我们还是能看出这个曾经拥有高傲姿态的百年老校在推广策略上的积极转变。单就中国来说,AA的访问与交流就在这几年明显增多,同时还在北京和上海两地举办了建筑暑期班(Summer School),为期一周的培训要价近500英镑。Steele校长说得很直白:“伦敦的空间太小了,而我们能容纳的学生也是有限的。所以我们想更多人接触到这种建筑的教育、趋势,在这个基础上影响更多的人,把学校推向全球。”

中国实验性教学学什么?

张旺胡同的研讨会没有告诉我们实验性教育在中国会有何发展,但至少让我们知道了像AA那样形成国际化的教育产业,中国的院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对于目前发展的症结,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博导王伟强最有发言权。自2005年开始,王教授带领同济大学城市规划系的研究生,与AA建筑学院住房与城市规划专业开始为期三年的硕士研究生“城市设计课程”的合作教学计划(Urban Design Workshop Programe)。

他认为:“AA学院一百多年来蜗居于四幢旧民宅中,却取得骄人成绩,相比较于AA的专业交流而言, AA学院的办学精神更值得称道:创造宽松环境、保持学术活力;注重制度建设,保持办学特色;培育大学精神。而反观我们的高校:对教授实行“合同制”与“ 生产大队式的工分化”管理,使得大家都忙于眼前的利益而缺少长效目标;注重量的扩张,盲目扩招,都要办成综合性大学,似乎学科多、学校大地位就高;多注重物质建设,办大学就是造大楼,而忽视大学精神的培育,结果大楼内空空荡荡,而研究经费、合作经费与外聘教授经费捉襟见肘,国际合作都要靠对方施舍。这些差距的改进,可能才是我们真正应向AA学习的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