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画报:建筑界的“妹岛年”

日本女建筑师妹岛和世常这样说:“建筑是人和城市沟通的媒介。”也正是这句话,几乎成为了她从业至今一个暗自遵循的不二法则。

MD01

15年前,当妹岛和世(Kazuyo Sejima)与西泽立卫(Ryue Nishizawa)合伙成立自己的建筑事务所时,那一年获普利兹克奖(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的也是日本著名的建筑师安藤忠雄(Tadao Ando)。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这对建筑界的组合并没有把目光放在宏大的建筑项目上,也并没有完成数目庞大的建筑工程,而是以几乎一年做一个项目的节奏慢慢寻找着自己的独特语言。而时间越往现在靠近,他们也越加显示出其重要性。

2004年,他们的金泽21世纪美术馆(The 21st Century Museumof Contemporary Art)在第9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上摘取最杰出方案金狮奖;并在今年刚刚获得业界最高荣誉的普利兹克奖。

对于一个建筑的评价,每天使用这个建筑的人自然也是最有发言权的。而妹岛建筑设计的第一步,便是研究将要处于其中的人的行动和感知,以及人们的行动与其它事物的联系。妹岛总是试图打破室内与室外的隔阂,寻求一种透明性,让身处其中的人们既能享受阳光和自然,又能拥有私密空间和对自然界变化的感知。妹岛对创造禁锢、宏大的建筑体量和叙事空间毫无兴趣,空间于她不再是简单的围合之物,而是一种物质性的存在。 MD02

妹岛的这种通透,内外交融的空间理念其实深深存在于东方文化传统之中。她认为她和西泽并没有直接运用日本传统建筑的手法,但传统建筑中那种质朴的建造方式、对轻质材料的使用,以及室内外空间的模糊性,的确对他们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

日本评论界有一种说法,认为妹岛和世这一代建筑师是从小被电视、电影和录像媒体培育起来的一代建筑师,因此他们这代人对于空间的理解发生了巨大改变。因此从妹岛和世身上体现出的某种混合的特性,非常耐人寻味。

妹岛出生于1956年,1981年进入伊东丰雄建筑事务所,并在里面工作了7年之后才开始自立门户,她对“极少主义”设计理念的把握,建筑轻而薄的质感,以及内部空间的重视,无不受到老师的影响。而日本在战后价值观的改变,比如矶崎新的“反纪念性”,“未建成”的否定建构的思想,也非常强烈地影响到伊东丰雄这一代的建筑师。 MD03

伊东丰雄的仙台媒体中心是一个改变空间组织的重要作品,他用玻璃打造整栋建筑,把计算机媒体对人类生活的改变放入了建筑空间,非常自然地从早期对造型变化的追求进入一个更多元和内敛的创作时期。与妹岛和世同时代的建筑大师隈研吾也提出过消除建筑表现的口号。妹岛正是在这种文化交融与对抗中慢慢发展出属于她自己的空间语言。

她在2003年完成的位于东京的私人住宅“李子林住宅”(HouseinPlumGrove)受到很多人的喜爱。颇有意思的是,房屋的主人认为:舒适并不是一个居所所必需的特质,居住空间应该拥有自己的紧张感。妹岛则非常成功地在其中植入了这种张力。由于她的很多建筑表面都采用了玻璃的元素,使得人们觉得她的建筑具有强烈的“风格”,但妹岛所追求的那种透明,却远没有使用玻璃这么简单。

“我觉得我想找到某种不用透明材料的透明性,不是物理上的透明,而是通过平面组织的方法。”

这种方法在这个李子林住宅当中被推向极致。内部和外部空间被妹岛用空间分割和开窗的方法彼此穿透而达到“透明”。因此在这个房屋中我们可以看到无数景框当中的景框,有时候,甚至无法判断空间真正的深度。

妹岛和世和西泽立卫在接受采访时被问及,是不是从小就想当一名建筑师,西泽在一旁笑说,妹岛她其实只想当外婆。妹岛愉快地接受了这个说法:“当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真的非常想当外婆。因为她们很放松,坐在走廊里享受着阳光。”这位身材娇小,面容和蔼,戴着黑框眼镜的建筑师对于儿时的梦想,似乎比那些“从小想当科学家”的孩子们贯彻得要彻底:走进她的建筑里,再想想“坐在走廊里享受阳光”这句质朴的话语,会发现确实没法找出更为贴切的表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