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想:中国电视的弱智周期

  中國的电视节目,是有生理周期的。

  短周期以天为单位。每天的19:00至19:30是一天中最弱智的时候。两个主持人,一男一女,打扮得人模狗样,可是一说话,满嘴胡说八道,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分明是把观众当傻瓜。而如果观众拿主持人的话当真,那就是观众自己跟着弱智节目也变弱智了。

  长周期以年为单位。每年有多次弱智高峰。

  比如每年春节前后,主持人动辄穿个红不啦讥的衣服跑出来,堆出满脸的微笑:“在喜迎**的日子里,祝您阖家团圆,节日快乐”。话是好话,可是,你们弄的那些破节目,能让人快乐起来吗?尤其是一到农历年30晚上,CCAV组织那个什么春节晚会,除了歌舞升平,就是拿残疾人开涮的小品。


  到了3月8日,一定是要向妇女问好的;每年5月1日前后肯定有一场晚会,晚会上肯定要唱《咱们工人有力量》,那个叫刘秉义的人每到这一天都要高潮一次;6月1日前后,肯定要弄一群小孩子,必然是带着红领巾,必然是挤出幸福的笑容,好象那可恨的教育制度从来不曾将他们的童年彻底毁灭似的……

  不是说这些日子你不可以有重点节目,而是说,你们是否应该经常搞点新鲜花样,别以为观众都是叫花子,每次都扔俩同样的馒头就得让观众感激涕零。

  在这些长周期的弱智期间,每年至少有3次最高潮的时候。

  第一个在3月上旬。这是春情荡漾的季节,也是各种精神病人容易跑出来的日子。一个叫申纪兰的女人,已经每年3月出来表演了很多年,她自豪地说“我从来不投反对票”。另外一个叫倪萍的女人不仅不投反对票,还为此找到理由是“我爱国所以不投反对票”。 各种各样的人开始在电视屏幕上出现,提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并自称治国方略。这些人自称是人民选他们出来的,可奇怪的是,他们从来不代表人民说话。电视台的主持人还假装激动地报道着这些人,而实际上,所有的剧本都已经确定好,他们只是出来演一演。

  春天过去是夏天。6月到了,各种红色电视剧开始充斥荧屏。这些电视剧的编剧们,智商弱到了仿佛回到文革,其对历史的玷污,令人发指。战争片一律是歌颂战争,没有一点反思战争的意识。我军士兵总跟杀人狂似的,一天不杀人就心里难受;又跟送死狂似的,碰到送死的机会,总是抢着去;中國人杀起中國人来,勇猛无敌;当然,敌人一定是委琐的,与“勤劳勇敢的中國人”形成矛盾……我不做大哥很多年了,美国人殷秀梅不唱《黨啊亲爱的妈妈》很多年了,出现了接班人:加拿大人蒋大为又开始唱《最美的歌声献给黨》,这些国际友人太让我感动了……终于,7月1日到了,众多噪音将逐步退去。感谢上帝。

  不要高兴得太早。夏天过去是秋天,9月来了。各种歌颂建国的东西又跑出来了。据说,某年某月某一天,就像一张破碎的脸,先帝爷年年宣布一次:中國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站起来的证据,就是他们开始跪下去歌颂组织,歌颂某位个人。到了9月最后一天,每年都要演的电影是《开国大典》。这是高潮,也是本次的结尾。

  秋天过去是冬天,又该歌颂首长跑到穷苦人家送温暖了。

  然后,又是春节,营造欢乐祥和的气氛。使劲营造。

  然后,又到3月了。又是春情荡漾的季节,又是各种精神病人跑出来的日子,又一个轮回开始了……

  这样的电视节目,已经完全程式化,标准化了。就跟照着菜谱做菜一样。难怪电视从业者的智商都那么低,难怪中國人民素质低,据说是因为素质低,所以不适合民主。我觉得,只要他们少看一些电视,多上网,那么,他们的素质肯定能大幅度提高,至于能否提高到适合民主的程度,还得由那些代表了我们的人来发话。

作者:王思想
原文:http://www.china-week.com/html/6044.ht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