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愚:一部正能量永动机的诞生

陈水总,一个卑微的中国人,因为纵火烧死47人、烧伤34人而进入公众视线。滥杀无辜,说他是恶魔也不为过。6月11日,《厦门日报》发表文章,这样发泄对他的仇恨:“民众的公敌!”“他留存在公众心里的,只会永远被唾弃与被谴责。”

罪犯死了,但他的灵魂并未安妥——在离开这个世界前,他怀有一颗复仇的怨恨之心。其罪孽百身莫赎,人们当然也不会去原谅他。物伤其类,我们应该充分表达对无辜死难者的哀思,并抚慰他们的亲人。但同时似乎也不妨对作恶者的灵魂施与悲悯,一个苦难深重的灵魂需要安抚,他既是不幸的承受者,也是罪恶的制造者。施与悲悯,我们才能得到道德净化,从仇恨的负性情绪中解脱出来。文明世界就是这样对待此类事件中的恶人的,他们视恶人为社会肌体分泌的毒素,一桩罪案往往引发对执政当局政策的检讨。

当地政府并无哀悼死难者的举动,也不让公众知道其亲友的内心感受,他们或许以为这样就可以平息愤怒的情绪,阻止对政府责任的追问,进而稳定局势。如此方能理解《厦门日报》的这篇评论。题为《陈水总丧心病狂 全社会必须共诛之》的主旨是:灾难乃十恶不赦的坏人所为,且已受到惩罚——被火烧死;在救助过程中好人涌现,他们传递出源源不绝的“正能量”——你若能自然地感受到这种东西,才是政治正确的国民;若由此探究坏人的生存处境,并试图报以理解和同情,进而追究政府的责任,就非常危险了。在同样的社会制度下,为何只有他去杀人放火?唯一的答案是:因个人心理缺陷所致。受害者应该恨的只是罪犯,这就是结论。

政府俨然成了一个终结者和永远的胜利者。坏人行凶,百姓受害,政府出面显示威力:破案,施救,赔偿。惟其如此,政府的存在就更不可或缺了。所以,一场惨绝人寰的灾难,无一例外地变成了功德碑,主流媒体按照主管部门的指示,轻而易举地将悲剧做成颂歌。读者看不到受害者的呼号,无从获知社会的真实反应,更难获得罪犯铤而走险的真实动因,政府也不想借此深挖犯罪根源,处理责任人,端给你的是冒热气的热情、爱心和责任大菜……每一场灾难过后,社会不会有一丝进步:坏人照样施暴,百姓无辜遭殃。

悲伤、绝望之类的“不良情绪”几乎完全消除了,仅仅剩下了政府所需要的感恩和安静。

陈水总的一生,可谓自生自灭,他是名副其实的国家弃儿。被迫下乡,返城后陷入困顿,42岁勉强娶妻,生活无着,摆摊被取缔,办理退休证明被政府部门踢皮球,因绝望遂生报复社会之心,点燃汽油与无辜者同归于尽,他死在耳顺之年。他几乎没有得到一个国民应有的待遇,无工作,自谋生计,屡受欺负,苟且度日。他好像感受不到多少政府和社区的温暖,独自在苦海里挣扎。他是中国绝望群体的标本,他们无能力走出困境,过上富足的日子,波澜壮阔的“中国梦”与他们无关。卑微的生,卑微的死,当他们不愿苟活的时候,社会的噩梦就来了。

不曾在底层呼吸过的人,是无从理解他们的屈辱与痛苦的。

有人说,他们应该把复仇的火焰对准恶人,比如欺压他们的官吏,为富不仁的商人等等。我想,他们本来是有善恶之分的,几十年也未做过什么恶事。他们活在基本的道德约束里,活在官方颁布的法律法规里,算是小小的良民。但当他们绝望的时候,眼里还会有好人坏人之分么?任何比他们生活得好的人,都是其报复对象,社会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个整体!贫民的绝望就是这样令人心碎!在那一刻,谁都是他们的敌人。

一个孤独的个人绝望了,其毁灭性后果要让全社会来吞咽,这才是悲剧所在。政府的责任就在于消除贫困,创造公平的生存环境,给予国民应有的救助,让贫困群体能感受到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他们才会怀揣“中国梦”而善待他人。

两天之后,《厦门日报》在“传递正能量,我们在行动”的栏目里,又发表了一篇文字,文章名为《让我们携手传递正能量 回视BRT公交车放火案处置经过》,署名还是“夏仲平”。

他们是怎样传递“正能量”的呢?先指明“正能量”的发源地:中央。请看其一系列配套用词:高度重视,迅速作出重要指示,连夜赶赴厦门,第一时间赶赴厦门指挥,立即启动应急预案。随后把焦点对准地方正能量生产司令官——市委书记王蒙徽:“多次召开紧急会议,多次亲临各种现场,指挥若定,确保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展开,各种措施有力落实到位。”官员的常规动作,被作者深情铺排,企图造成抒情诗般的效果。紧接着是概括政府各部门的贡献:卫生、教育、交通、民政、安监、公安、消防等部门,在最短时间内调集精干力量赶赴现场施救,受伤的34名群众被及时送到医院,赢得了宝贵的治疗时间。然后是宣读功劳簿:公安部门“夜以继日,连续奋战”,“快速锁定犯罪嫌疑人,使这起放火案仅用22小时即告破。”

最后才拈出一堆产生“正能量”的群众,他们其实是为衬托政府的伟大而存在的:“为抢救伤员,主动推迟婚期的重症科情侣护士小陈和小许;扔下高考的女儿,忙着救治病人的张新合;老婆就要生了,没空回家照顾的夏继斌。看到不顾生命危险,连续拽出十多位乘客,直至负伤的时兵;自己爬出车窗,又回头拽出同学的男孩吕尚斌;驾驶私家车,火速运送伤员不留姓名的好市民。”

最后,该文大胆地对自己的上司进行褒扬:“在市委宣传部的直接指挥下,无论是中央、省属媒体,还是市属媒体,他们秉持正义,坚守底线,不缺位、不越位,不猎奇、不渲染,客观公正地报道事件真相,引导舆论,及时传递正能量。”还顺带进行自我表扬:“特别是厦门日报社记者,深入现场,日夜奋战,及时准确报道事件经过,反映伤员救治情况,表达市民呼声,回应社会关切,体现了一个主流大报的道义和责任,得到广大市民的充分肯定;不少市民来电,称赞厦门日报的报道是及时雨、正气歌,是有担当、负责任的主流媒体。”

“夏仲平”以为这样,便可让人信服文章的结论:“回视这起BRT公交车放火案处置经过,我们看到了一个个紧张忙碌的身影,看到了一幅幅感天动地的画面,看到了媒体的坚守和责任,这一切所传递的正能量,使逝者能够安息,生者更加坚强,厦门更加温馨。我们说,这种正能量,源自于我们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有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有最广大人民群众的铜墙铁壁。”

这就是事发地“主流媒体”的作为。

一张大网罩住了灾难,遮蔽了民间的声息,受害者及其亲人成为彻底的沉默者。灾难来了,我们解决了,我们胜利了,我们是永远的胜利者,我们永远有能力处理任何悲惨的事情,而且,一次次灾难正好证明了我们的伟大,我们甚至应该感谢灾难、感激坏人,因为你们我们才有了表现“正能量”的机会。你还将看到,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就能呈现出你不敢正视的“正能量”。

从PX事件到陈水总纵火案,厦门日报出面发表评论的就是这个“夏仲平”,一个集体笔名,或许是“《厦门日报》中国评论”的简称。其文章可谓“四不像”,报道、综述、议论、训示兼而有之,其逻辑属于“硬讲道理”那类,文笔粗鄙、幼稚。荒诞的是,用其名发表的文章一概无任何标示,让读者误以为是个真实存在的作者。这个名字幽灵般出现在每个“关键时刻”,发出无比正确的声音。他不是一个人,他是全能神——市委宣传部的化身,当他煽情的时候,你知道他要感动你;当他露出牙齿的时候,你知道他代表专政机关不可抗拒的意志。

该报只是“正能量”生产线上卑微的一员,看一眼中央党报党刊近日来的标题,诸位便可知道“正能量”全国生产总公司的劲头了:

当代青年正能量浇筑中国梦

培养青年马克思主义者的新尝试

雷锋学他一次,他学雷锋一生

人人传播正能量 高举文化望远镜

只有去中国才能看到未来…

官媒正在迅速脱掉自己的媒体属性,倾情参与一场谁更像宣传工具的比赛——让主管者心花怒放,是他们舔菊的最高目标。于是,一个关键词造句的癫狂时代来临了。揣摩上意、服从神圣指令的“圣斗士”自天而降,精神亢奋,口吐妙语锦句,他们期望以此堆砌一个虚妄的天堂,让芸芸众生信服。他们也知道,那是一个永不会实现的世界,他们只是想靠这个谋取利益,他们自忖别人也未必会信,以为这样便无罪恶感。我想忠告这些进行政治投机的聪明人:传播妄言即是罪恶。

眼前一幕幕正在上演的闹剧表明,许多人未能从毛泽东集团发动的灭绝人伦的“文革”中记取一丝教训,他们更愿意在邪恶的权力酱缸里打滚:舔菊说谎,谁敢说谎谁就有机会,谁敢故作忠诚地否定常识和公义,就更有上升的机会。纳税人的血汗变成了奴才的奖赏,整个国家机器在为既得利益者保江山而疯狂地运转。人民,一件被高高举起的遮羞布,他们无从决定自己的命运,连偷窥权柄的机会都没有。而执政者给予投机分子永远的机会,为其敞开着依附的大门,并高声召唤道:爬进来吧,奴才!

原载: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50987
作者微博:http://weibo.com/ft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