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经济报道:川渝合作十年:背靠背?脸对脸?

  “合则两利,分则两败。执政者一定要想方设法尽快把重庆优势变成川渝优势,把四川优势也变成川渝优势。”    11月15日,一场川渝分治以来规格最高、规模最大的“经济合作与发展”论坛在重庆召开。论坛由民建重庆市委、民建四川省委和民建中央经济委员会等单位主办,将围绕川渝经济合作的障碍、问题与对策以及合作的运行机制等八大主题进行研讨。  尽管有人说这是一次“民间”论坛,但事实上却无从淡化其间的官方色彩,这从参会人员名单中也可略见一二———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建中央主席成思危,重庆市常务副市长黄奇帆,四川省政协副主席、民建四川省委主委、原副省长王恒丰,四川省发改委副主任刘媛等。在论坛筹备过程中,据参与筹备人员透露,重庆市委书记汪洋还曾专门做过两次批示。  这次论坛正值川渝分治十年前夕,不由得引起两地各方的关注。十年是个坎,川渝合作在不断的争议与启示中“爬坡上坎”。在此背后,随着双方力量的此消彼长,各自也在不断的享受轮回之苦:到底还有多少“合作”可以重来?    川渝合作“不及格”  “如果给川渝分治以来的合作打个分数,我打它不及格。”重庆大学可持续发展研究院副院长蒲勇健教授对记者直言不讳。  2004年2月,川渝两地党政主要领导人在率团互访中签署了“1+6”合作协议。当时,这被誉为川渝合作一个令人激动和振奋的里程碑。  好景不长。没过半年,四川宣布加入了“9+2”泛珠三角经济区,而重庆则选择了依托长江黄金水道加快与中东部地区合作步伐———两“兄弟”又分道扬镳了。  近三年来,成渝两地各方成员共实施合作项目3650个,相互引资260多亿元,商贸流通额达200多亿元。  即便如此,重庆市综合经济研究院院长易小光向本报记者指出,双方的合作面窄、合作规模小、合作层次低等问题,依然不可回避。  “餐饮业是两地合作最多的一个产业,你看四川遍地的重庆火锅就知道了。”四川省发改委副主任刘媛笑言。  而另一方面,一些本该得到互补的产业,反而竞争升级。  比如汽车产业,作为一个综合性的老工业城市,重庆远比四川尤其成都有形成西南汽车、摩托车工业生产基地的条件。但号称私家车“第三城”的成都在2005年全市汽车工业企业总资产达到110亿元后,立刻提出了打造“西部汽车产业重镇”的口号———到2010年,力争全市汽车工业总产值达到400亿元,年产各类汽车25万辆。  信息产业方面,成都提出“十一五”期间全市软件产业要实现产业规模翻两番,打造成全国领先、西部第一的集研发、生产、服务和出口为一体的综合性软件产业之都。没过多久,重庆宣布,“十一五”期间全市信息产业要投资100亿美元,产出1250亿电子信息产业销售收入,到2010年使电子信息产业成为全市支柱产业。  两地政府之间的“针锋对麦芒”,也严重影响到了川渝民间情绪。  成都的报纸刊登福布斯“最佳商业城市榜”,说成都称霸西部。没多久,重庆的报纸上也会有“世界银行说重庆投资环境西部第一”之类的消息。  此外,“美食之都”、“西部金融中心”、“西部鞋都”等等称号都会成为争夺的焦点,甚至双方各自的负面消息也几乎无一例外的在川渝网络论坛上引发“口水战”。  而这些争论背后的核心话题就是———谁是西部的老大?  去年年底,川渝民建负责人达成了举办“川渝经济合作与发展论坛”共识。    十年图破壁  “重庆的发展离不开四川,四川的发展也需要重庆的支持”;“政府联动是好事情,但主要靠市场机制”;“双方在产业链条上应分工合作,不要重复竞争”———双方似乎都明白这样的道理,却又都不愿主动出头寻找解决之道。  易小光院长认为川渝合作不理想:一是因为双方具体落实合作的执行机构还需加强沟通协调;二是双方合作的理念还欠火候,共识还不够深入。  在川渝合作忽热忽冷的大气候下,成渝合作首先成了一块“鸡肋”。相反,一些与重庆毗邻的四川二线城市却在过去10年间不断以自己的努力探索着双方合作的无限可能。只不过,这种“可能”充满了无奈。  泸州是四川省与重庆市接壤面最宽、接壤区域最大的一个市。因工业门类与重庆十分相近,此前,泸州提出了建立“川渝经济合作示范区”的构想。如果此构想成真,有专家认为,泸州将可能会在成渝之间产生“左右传递”的效应,带动川渝地区整体经济的发展。  然而,如果重庆方面不响应此构想,一切又都是空的。对此,意欲跨越式发展的泸州,只能干瞪着眼。  但是,对于重庆来说,要实现长江上游经济中心的战略目标,如果仅靠单打独斗,也将举步维艰。  在9月调研重庆市发改委时,重庆市委书记汪洋就指出:纵向比,重庆比直辖前有了很大进步;但横向比,重庆在全国快速发展的格局中,经济总量比重在下降,在西部地区的位次也在下滑。  蒲勇健教授认为重庆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不知道自己最具竞争力的产业是什么。此外,记者注意到,航运是重庆较之四川的最具竞争力所在,但在三峡大坝建成后,重庆航运发展的优势开始下降。  回头去看今年以来两地动作,我们似乎可以发现———重庆正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姿态向四川“频送秋波”。  今年6月,由重庆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川渝产业发展峰会”在渝召开;  8月,四川省重庆商会成立庆典。重庆商会向在川的上万重庆籍商人发出倡议,“不要数典忘祖,不要再打口水仗,川渝本来就是一家人。”  9月,川渝两地工商联与四川省遂宁市政府在重庆举行了“泛成渝经济圈商会合作峰会”启动仪式。10月,首届主题为“市场共融·创新合作”的峰会在遂宁举行;  而就在此次论坛开幕之前一天,11月14日,重庆还以东道主的身份举办了主题为“合作共赢奔小康”的川渝云黔桂藏经济协调会第21次会议。  “合则两利,分则两败。错过了‘十一五’,跨过了十年,川渝再谈深度合作,再说迎头赶上,难度将越来越大。执政者一定要想方设法尽快把重庆优势变成川渝优势,把四川优势也变成川渝优势。”四川省社科院西部大开发研究中心秘书长刘世庆说。

财经时报:央行高调监管虚拟货币 第三方支付将遭清洗

网络游戏和游戏赌博的持续“高烧”,用来接收支付的虚拟货币热潮涌动对虚拟货币的争议也由此拉开了序幕.事实上,对于以Q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是否冲击人民币的讨论自2004年以来一直被各方人士所关注.但官方对此一直没有明确说法.虚拟货币的交易方式也由此迅速扩张.

11月4日,央行办公厅主任、新闻发言人李超表示,关于网络虚拟货币这个话题,人民银行已经开始关注,并且正在认真研究之中.

11月9日,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谢众也向媒体表示“我们正在酝酿相关的管理办法,目前还没有成形的计划.”虽然谢众未予置评虚拟货币是否会冲击人民币,但这毕竟是央行的“态度”.

潜在的影响为方便网民在网上进行小额交易而产生的Q币一夜间成为千夫所指的对象,让它背负罪名的就是虚拟货币不与重金属挂钩的虚拟性,而可能由此导致的通货膨胀.

阅读全文——共1362字

一个美丽得令人窒息镜头 (附德文版预告片)

记得在年前的《大事件》中,最令媒体和观众津津乐道的,就是片头部分为时7分钟的警匪火爆枪战长镜头。而我则对侯孝贤电影中那带着对台湾乡村深深眷恋之情的长镜头印象更为深刻。但长镜头长镜头,一个镜头到底能多长?至少《俄罗斯方舟》的导演亚历山大·索科洛夫能告诉你,90分钟!

去年戛纳电影节的时候在杂志上看到过关于这部电影的介绍“一个镜头的实验”。除了惊讶拍摄方法极端之外,更多的是好奇苏古诺夫怎么来设计这90分钟无间断的电影。终于,在好春光本月发行DVD之际,我也能通过碟来一睹此片的风采了。

昨天刚看,其实这种一个镜头内的时空的转换应该是安哲洛普罗斯最拿手的。但是看过之后发现苏古诺夫的这种功力也不在安氏之下。我觉得这部电影的革新之出就在于电影的制作方面,最突出的就是这是一部不用剪辑的电影。还有,按照这种拍摄方式,在时间上的转换相对于空间来说是比较容易的,你可以在一个镜头之内变换多个时间,但是如何在空间上做出很大的变化?《俄罗斯方舟》终究也就是在艾米塔什博物馆拍摄的,他无法把场景延伸到博物馆之外更远的地方。不过这肯定是一部载入史册的电影,因为它在电影制作上的革新性。作为电影艺术史上一次伟大的实验,《俄罗斯方舟》整部影片只用一个长镜头完成。在俄罗斯文化部门的协助下,近900名演员在圣彼得堡的一座宫殿内向世人再现了从彼得大帝到末代沙皇之间数百年历史风云的一系列剪影。影片从一开始雪地中军官带着女伴赶来参加舞会,到90分钟后打开大门,门外的波罗的海缥缈如梦幻,整部影片没有一处切换,实在是让人对于导演团队的调控能力,以及诸位演员的配合能力感到五体投地。

阅读全文——共2444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