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疟疾、青蒿与中医——从屠呦呦获奖引发的争论想到的

中国人与西方人对各门科学各有贡献,在某一特定时期、特定领域也可以说是西方更先进或者中国更先进。但是如果数理化并不因此分为“中数”、“西数”,“中理”、“西理”,“中化”、“西化”,如果祖冲之发现的并非“中国的圆周率”而牛顿发现的也并非“西方的力学定律”,为什么医学就要分“中西”呢?

屠呦呦获奖引发的争论

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毫无疑问是个大好事。无论就她自己而言,还是就我们中国人而言,为此感到光荣,我以为都是很自然的。尽管华人得诺奖其实已经不算太稀奇,中国人(以国籍论)得诺奖,过去也已经有过三次纪录,虽然在我们这里引起的反应是世界罕见的两个极端——或大骂,或大赞,但至少说明两点:第一诺奖影响确实很大,一般而言声誉也很高;第二诺奖没有忘记中国,中国人也的确是有智慧、有才能、有竞争诺奖之实力的。而与和平奖、文学奖这类包含明显的人文色彩、往往引起价值观争论的奖类不同,屠呦呦这次获得的是自然科学类奖项,这类奖项一般都基于高度“客观”的科学标准,通常很少有争议。屠呦呦是这类奖项的第一个中国籍获奖者。这当然又是一个突破。

阅读全文——共10698字

唐湘龙 TO:林冠华

(唯一「积极正面回应」这个社会竟然是…)

我知道的晚了一些。我把你来不及知道的一点「琐事」告诉你。

琐事?因为死有轻如鸿毛,有重如泰山。而你,比鸿毛更轻。

这是「加工自杀」。「政治加工自杀」。好轻。

不是谴责你轻生。不是。如果你「中度忧鬱」,那已经无从劝你。劝如果有用,就不叫「忧鬱症」。有许多公众人物自己或家人都为忧鬱症所苦,应该深知如你这样的「病人」,看起来好好的,「思路清晰,逻辑清楚,颇有胆识」,但换个布景,人就不见了。

阅读全文——共1789字

罗辑思维 Vol 118 : 你为什么还信中医?

一、正确的知识获取方法

《尚书》中记载了一件事:在夏朝仲康年间的一天,晴空万里,风和日丽,人们突然发现天空好像变暗了,一抬头,看到太阳缺了一个口,好像正在被一个黑乎乎的怪物一点点吞噬,面对如此异象,宫廷乐官连忙抄家伙开始敲锣打鼓赶跑怪物,普通老百姓更是吓得四处逃跑,一时间天下大乱。当时的国君也是手忙脚乱,因为在当时发生日食被认为是君王犯了错,上天要怪罪降灾。根据古制,这得有一整套“救日”的仪式,天子要作检讨表决心,诸侯要陈兵击鼓。本来这些都要天文官张罗的,现在天文官羲和居然连人都找不到,朝廷乱作一团,好不狼狈。一番折腾之后,总算重见天日。天子立刻找人去找羲和,发现这家伙因为前晚喝多了,现在还烂醉如泥。这种同志太让人崩溃了,于是天子一怒之下就把羲和给杀了。

阅读全文——共19908字

资中筠:我为什么常常“感时忧世”

  本文为资先生在《资中筠自选集》首发式上的发言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大家提到的问题很多,我自己想的问题也很多。我就从最后杨继绳先生的发言说起。

  第一,我已经不认同现在的清华了,今年一百周年要给我发请帖,我婉拒了。我觉得已经面目全非了,我本来想写一篇《哀清华》,但是想人家在那过生日,就没有这样写,但是真的是这种心情。现在变得像是一个大官僚机构,非常势利眼,向权力和财富聚集。可惜的是他们招来的,真的是全国分数最高的学生,智商很高。现在的大学,特别是名牌大学,有点招天下英才而摧毁之,这是伤天害理的事情,这件事情常常使得我晚上睡不着觉,我们的教育制度是我忧虑非常深的问题。

  第二,关于悲观或者乐观的问题,我也可以说,我基本上是悲观的,但是也不能说悲观到什么事都别做了,像梁先生说的,等着船往冰上撞,同归于尽算了,还没有到那个地步,还有一口气在,我们那么多人,我相信心地善良的人还是比较多的,怎么样使这个社会变得做好人容易一些、做坏人代价高一些,最好向这个方向努力。

阅读全文——共4868字

秦晖:中国知识分子大都在讨论假问题

西方的左右派划分标准

法国大革命的口号非常动听,叫“自由、平等、博爱”。但任何激动人心的口号都有一个缺点,就是经不起推敲。每个人的天资、生存环境都是不同的,如果让每个人都“自由”发展,那么他们的财富、地位就不可能平等。如果要让每个人都在经济上“平等”,那么必然会限制强者的自由以保障弱者。左右派起源于法国制宪会议,但很快定型成与初始含义毫不相干的两个集团。其中左派比较支持平等,强调建设福利国家,更多的通过国家干预手段帮助弱者,右派比较强调自由,反对过高福利,比较支持竞争,反对国家干预,强调建立“弱”政府,反对对于强者的过多限制。但左派和右派的区别只基于对平等与自由的偏重上。左派更偏重平等一点,右派更偏重自由一点。对基本限度的平等与自由权利,均持有同样的共识。

阅读全文——共7047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