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报:批判“极端主义”,也要反思现实土壤

有媒体的评论提起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就是反思当下中国的“极端主义”,即那种非此即彼、非友即敌、非红即黑的思维方式。因为有消极腐败现象,就把国家说得一无是处;因为有为富不仁,就对所有富人怨、恨、怒;批评社会存在一些矛盾,就被斥为“抹黑中国”;强调一下阶段性国情,又被讥为“高级五毛”; 小悦悦事件发生了,就断言世风日下已至道德末日;“最美”出现了,又认定道德滑坡根本不存在。

这是一个很有洞见的观察,抓住了当下舆情的一个重要特征。极端并不可怕,当极端成为一种流行的“主义”时,就需要警惕并反思了:一定是这个社会出了什么问题。当舆论空间被极端言论充斥并主宰,理性的判断、客观的分析和均衡的观点被边缘、被漠视、被压制时,这个社会是危险的。

阅读全文——共1914字

凤凰周刊:西部论

2010年7月4日,对于已持续9年多的阿富汗战争,美军已显示出不耐烦的迹象:驻阿富汗美军最高指挥官麦克里斯特尔被奥巴马解职,伴随彼得雷乌斯走马上任的,是大幅增加驻军。据分析,美军将加大对塔利班的攻势,用以战迫和的方式让塔利班坐到谈判桌前。而美国此时宣布在阿富汗发现价值近万亿的矿产,亦被认为除了有给阿富汗现政权以定心丸效用之外,兼有诱惑邻国,让他们支持美国解决阿富汗问题,便于及早抽身的意味。

美国会不会为了防止出现第二个“越南泥潭”,而在阿富汗问题未解决时抽身?这对中亚局势带来了极大变数。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5月以来,吉尔吉斯斯坦连续出现局势动荡,为防止再出现前两任总统因权力过大而腐败丛生的弊病,该国正全民公决拟将总统制改为议会制。虽然议会制可以防止总统权力过大、家族坐大的问题,但议会制也完全可能导致国家权力分散甚至极端势力上台。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在吉尔吉斯发生种族冲突时,俄罗斯两次拒绝了吉尔吉斯斯坦要求其出兵维护秩序的请求。

阅读全文——共10081字

南都周刊:纪录片里看懂中国 NHK,来自他者的眼光

有一位日本编导为制作一期中国节目,花了两三个月看了60多本书;至于拍摄地点和人物的选择,往往更是要跑很多趟。国内新闻纪录片要么是先拍,回来才发现该深入的地方没有拍;要么就是主题先行,然后去拍摄相应的内容为主题服务。

1. 安徽某农村,一个孩子的视网膜脱落,母亲从娘家借了900元, 准备带孩子去北京同仁医院复查,年迈的母亲连10元钱也给了她。

2. 没钱去北京给孩子复查,母亲很悲伤,无奈的父亲开门走出去。

3. 孩子的奶奶也生病了,自己在家输液拖着。

4. 提起生病的孩子,母亲很伤心。

阅读全文——共5595字

21世纪经济报道:iPhone入华情变 谁动了中移动的苹果?

新娘要嫁人了,新郎却不是他。

在iPhone进入中国的最后时刻,苹果、中移动和新联通突然上演情变。

2月5日,某电信运营商高层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新联通已成立以董事长常小兵为组长、部分业务部门总经理为组员的谈判小组,与苹果就引入iPhone进行谈判,并在做出极大让步的情况下,与苹果有望达成一致。如果进展顺利,iPhone将于今年5月17日新联通WCDMA首批城市正式商用之际,在中国内地正式上市。

而在此前,外界一直认为苹果在中国的合作对象会是中移动。在过去的1年半中,双方频频接触,引发绯闻不断。几乎所有人都确信,在iPhone不久后进入中国时,媒体的闪光灯瞄准的将是中移动董事长王建宙和苹果CEO史蒂夫·乔布斯微笑握手的瞬间。

阅读全文——共385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