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媒体的第三条道路

对于社会舆论的主要载体–公共传媒的角色和功用,有两种尖锐对立的观点最为流行。一种观点认为媒体应该是政府或执政党的喉舌,“笔杆子”只能为政权对社会的控制和整合服务;另一种观点认为媒体作为另一种社会力量(西方所谓“第四种权力”)的主要载体,必须将对政府及政治权力的监督放在首位,媒体只有作为政府的天敌存在,社会力量对比才可能实现均衡。

显然,前一种是集体主义、国家主义的观点,后一种是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的观点。两种说法分别侧重于一端,在理论上都有其片面性,在实践中必然表现出各自的不适应性。

将媒体纯粹视作政府、执政党喉舌,20世纪社会主义阵营国家作了多年实验。实践证明,只有在国家意识形态作为一种政治理想得到民众自觉认同时,媒体的喉舌作用才能达到理想效果。换言之,只有在全社会已经整合于某种国家意识形态之下时,媒体作为喉舌才能起到强化整合的作用。在国家意识形态的整合作用已经大幅衰弱的情况下,政府严密控制媒体最多只能起到垄断信息、摒除不利信息的作用,很难对社会的精神整合有所帮助。在全球化信息时代,媒体对信息的过滤作用也在不断弱化,可以说是事倍功半、费力不讨好。这种情况充分说明了:此时此境,社会需要新的整合方式和手段;抱残守缺,死抠住媒体的喉舌性不放,只会断送建立新的整合机制的时机和机会。

阅读全文——共151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