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报 冰点特刊:四川人

    5月12日14时29分,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不到一分钟,我收到成都发来的一个短信:“成都地震了!”这个短信之珍贵,是我过一段时间才意识到的。我估计,这个短信是地震灾区发出来的最早的信息之一。

    成都人告诉我,当时成都天摇地转,大楼和楼里面的人像水草一样摆动。一位四川大学的学生对我说:“地震那天坐在出租车里,走到人民南路广场那儿,咋个看见毛主席左右向我挥手呢!”

    短信发得急促,却是从容镇定。接着打回去,不通,再打,还不通。接下来的三四个小时,成都所有亲人、朋友的电话都打不通。我有一个可怕的预感:一个巨大的黑洞降临成都,把我所有的亲人、朋友给吞噬了。后来知道,是中国移动基础建设差,中国移动四川省用户2000多万,成都地区800多万用户,几百万人同时打,大大超过了基础信息通道瞬间通话能力,都堵死了,像是憋了一肚子尿,括约肌紧张,尿不出去。急死了!

阅读全文——共7204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