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西部论

2010年7月4日,对于已持续9年多的阿富汗战争,美军已显示出不耐烦的迹象:驻阿富汗美军最高指挥官麦克里斯特尔被奥巴马解职,伴随彼得雷乌斯走马上任的,是大幅增加驻军。据分析,美军将加大对塔利班的攻势,用以战迫和的方式让塔利班坐到谈判桌前。而美国此时宣布在阿富汗发现价值近万亿的矿产,亦被认为除了有给阿富汗现政权以定心丸效用之外,兼有诱惑邻国,让他们支持美国解决阿富汗问题,便于及早抽身的意味。

美国会不会为了防止出现第二个“越南泥潭”,而在阿富汗问题未解决时抽身?这对中亚局势带来了极大变数。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5月以来,吉尔吉斯斯坦连续出现局势动荡,为防止再出现前两任总统因权力过大而腐败丛生的弊病,该国正全民公决拟将总统制改为议会制。虽然议会制可以防止总统权力过大、家族坐大的问题,但议会制也完全可能导致国家权力分散甚至极端势力上台。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在吉尔吉斯发生种族冲突时,俄罗斯两次拒绝了吉尔吉斯斯坦要求其出兵维护秩序的请求。

阅读全文——共10081字

凤凰周刊: 中国未来二十年大战略

美国不会丢弃欧洲,关注亚洲是未雨绸缪

我在《西部论》中写道:“美国人已到门前!”我指的是中国的后门—中亚。美国的战略重心仍未东移,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也看不出东移的迹象。美国的对手不是中国,它还没有把中国当成一个可以平起平坐的对手。中亚在地理上接近世界中心,那才是美国人最关心的地方。即使因为台湾独立而引发战争,美国参战,也不意味着它把战略重心放在亚洲。它的战略着力点始终在欧洲。做这个判断对中国维护“二十年战略机遇期”是非常有用的。

中国是个战略贫乏的国家,这是我们的文化和历史造成的。中国历史上是个强国。强国乏谋略,因为太强而无须谋略。但美国与中国历史上的强国不同,它强而有战略,因而更强。而我们,还远没有认清过去,就急急忙忙地追赶未来;还不知道为什么摔倒,却又匆匆地赶路。什么都可以出错,战略不能出错;什么都可以失败,战略不能失败。战略的失败是最彻底的失败。

阅读全文——共14246字

《凤凰周刊》:媒体的第三条道路

对于社会舆论的主要载体–公共传媒的角色和功用,有两种尖锐对立的观点最为流行。一种观点认为媒体应该是政府或执政党的喉舌,“笔杆子”只能为政权对社会的控制和整合服务;另一种观点认为媒体作为另一种社会力量(西方所谓“第四种权力”)的主要载体,必须将对政府及政治权力的监督放在首位,媒体只有作为政府的天敌存在,社会力量对比才可能实现均衡。

显然,前一种是集体主义、国家主义的观点,后一种是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的观点。两种说法分别侧重于一端,在理论上都有其片面性,在实践中必然表现出各自的不适应性。

将媒体纯粹视作政府、执政党喉舌,20世纪社会主义阵营国家作了多年实验。实践证明,只有在国家意识形态作为一种政治理想得到民众自觉认同时,媒体的喉舌作用才能达到理想效果。换言之,只有在全社会已经整合于某种国家意识形态之下时,媒体作为喉舌才能起到强化整合的作用。在国家意识形态的整合作用已经大幅衰弱的情况下,政府严密控制媒体最多只能起到垄断信息、摒除不利信息的作用,很难对社会的精神整合有所帮助。在全球化信息时代,媒体对信息的过滤作用也在不断弱化,可以说是事倍功半、费力不讨好。这种情况充分说明了:此时此境,社会需要新的整合方式和手段;抱残守缺,死抠住媒体的喉舌性不放,只会断送建立新的整合机制的时机和机会。

阅读全文——共151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