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官样年华——五道杠总队长是怎样炼成的

2011年5月5日晚,“五道杠少年事件”发生后的首个周末,从武昌郊区一所封闭式寄宿学校归来的新闻主角——初一学生黄艺博打开电脑,在漫天的评论和谩骂中哭了,他问身旁的父亲:“我哪里错了吗?”

黄宏章和妻子马晓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只得告诉儿子——这才是他一直身处的真实世界。

对于仅拥有13年人生经验并长期被正统教育观追捧的黄艺博来说,这是一个姗姗来迟的真相,而更大的困惑在于: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现实还有硬币的另一面。

黄艺博有着灿烂的童年,充满正确、荣誉、赞扬和过于远大的理想。他被塑造为样本,成为武汉八十多万少先队员学习的对象。2009年,黄艺博当选少先队武汉市副总队长,佩戴上该市独创的“五道杠”臂章。

阅读全文——共5899字

南方周末:“带了个好头” 红卫兵道歉

不是说要清算旧账,但是这段历史,真的不应该被这么选择性的忘记。

尤其是事件的主角逐渐成为掌握着各种社会资源的既得利益者的时候,

这种忘记其实是再一次给这个灾难深重的民族犯下一笔滔天的罪孽!

故事的一方是程璧老师。她今年86岁,“文革”开始时是北京外国语学校的负责人。她遭到侮辱和毒打,头发被剃去半边,成了所谓“阴阳头”。故事的另一方,是1966年时北京外国语学校的8名红卫兵学生。他们向程璧老师道歉,也在通信中忏悔了当年参与暴力迫害的行为。

1966年11月,上海工艺美术学校和上海戏剧学院的红卫兵在“斗争”他们的老师和学校领导。 (王友琴 /图)

阅读全文——共4200字

南方周末:HIGH过之后,优雅起来,世博开启国民素质“成人礼”(初稿)

这篇稿子历经七次修改,数次送审,最后出来的稿子已经与原文完全不同,所有批评世博会的内容悉数删除。

你生在这么和谐的国家,这么和谐的“国情”你必然懂的!

见报版文章:http://www.infzm.com/content/49674

世博固然是一场盛会,但它只是一个国家成长历程中的一 个节点,我们记录这期间发生的尴尬,并不心怀恶意。

阅读全文——共6793字

《南方周末》专栏作家竹帛斋:请海选中国垃圾期刊!!!

不知从何时开始,中国悄然兴起了一股又一股的评估风和评审风,大到全国性的行业评估,小到个人的各种评审,无孔不入,无处不在,而且愈演愈烈,各种权力借 尸还魂,四处寻租,而处在权力淫威之下的行业、单位和个人既疲于奔命,又劳命伤财,还不得不弄虚做假,巴结行贿。于是,评估和评审变成了弄虚作假的推动力量和行贿受贿的腐败源泉,究其原因乃诚信的普遍缺失和公信力的空前沦丧。

以高校本科教学评估为例,这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是评着评着就变味了,如果不是某高校出现了众多校领导与评估小组的美女秘书合影的“网络美谈”,恐怕这种搞运动式的评估风气永远也刹不住。从斋主个人多年来的观察,目前在高校的评估中,似乎只有一项评估是值得保留的,那就是,博硕士论文的评估,因为这种评估只是随即抽检若干论文进行匿名评审,然后决定某博硕士点是否合格,是否需要亮黄牌(整改)或者红牌(暂停招生),既简单经济,又真实有效,其他的则乏善可陈。

阅读全文——共2070字

南方周末:自由引导人民——中国美术学院的77、78级

我们不能孤立地看“85新潮”,它的上文就是以77、78级油画班为代表的叛逆精神

77级最“刺头”的林琳,因作品《席方平》被校方开除。

1991年,林琳在美国被黑人枪杀,浙美院长宣布他为“最有才华的高材生”。

阅读全文——共581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