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周刊:纪录片里看懂中国 NHK,来自他者的眼光

有一位日本编导为制作一期中国节目,花了两三个月看了60多本书;至于拍摄地点和人物的选择,往往更是要跑很多趟。国内新闻纪录片要么是先拍,回来才发现该深入的地方没有拍;要么就是主题先行,然后去拍摄相应的内容为主题服务。

1. 安徽某农村,一个孩子的视网膜脱落,母亲从娘家借了900元, 准备带孩子去北京同仁医院复查,年迈的母亲连10元钱也给了她。

2. 没钱去北京给孩子复查,母亲很悲伤,无奈的父亲开门走出去。

3. 孩子的奶奶也生病了,自己在家输液拖着。

4. 提起生病的孩子,母亲很伤心。

阅读全文——共5595字

南都周刊:饭否歇了,Twitter的晚餐在哪里?

  民谣歌手洪启两个月前才真正喜欢饭否,“它传达信息更快,挺刺激的。”之前,他从2004年开始写博客,一篇篇长文已让他审美疲劳。

  初上饭否,他也发些“今天天气不错,宋庄生活很惬意”之类的话。7月5日开始,他亲身领略到微博客传递信息的强大力量。当天,新疆发生了严重的打砸抢烧事件,很快,电话通信中断,他跟乌鲁木齐的家人失去了联系,焦急如焚。

  7月5日晚上,他在饭否上转发了当地网友拍的视频网址,这是他关于新疆事件的第一次发言消息,同时,他也在焦灼地看着当地网友传来的最新消息。

  “二道桥死伤不少,街上打不上车,还是挤公车回来的。我从中山路走到光明路,才坐上公车,路上就是车少了,人多了,其他没看到什么……”晚22点,他收到乌鲁木齐朋友的信息。

阅读全文——共6159字

南都周刊:谷歌被封,杀鸡骇猴?

经历“封杀“事件后,谷歌中国或许要解决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怎样在自己“不干预”的商业模式和中国相关法律政策之间找到一个平衡。

google和百度狭路相逢,CCTV能否站在一个公正的位置? 插画/李峰

  两年前,谷歌中国的内部员工曾仿照央视《新闻联播》的节目形式,制作了一段 “Google版新闻联播”的恶搞视频,在这段视频中,谷歌对百度在广告代理上的一些做法进行了嘲讽。没想到两年后谷歌还真的上了正版的《新闻联播》,不 过角色变成了“被批评者”——大量传播淫秽色情图片和低俗信息的不良企业。

 

阅读全文——共2004字

南都周刊:《越狱》终结:中国人的美剧刚刚开始

  从《越狱》开始,中国观众才真正懂得何谓美剧和如何欣赏美剧。结束,对中国越狱迷们来说,绝对是件痛苦的事。

  中国观众接触美剧《越狱》的过程大抵是这样的:在泛滥的资源汪洋中,寥寥无几的探宝者最早发现了《越狱》,闻讯而至的你才通宵达旦地把第一季看完,并大呼过瘾。从此,你开始周复一周查看福克斯节目表,耐心等待有中文字幕的下载源,在“越狱”讨论区与同好们交流,大胆预测结局以及疯狂迷恋男主角温特沃斯·米勒。

  从2005年8月29日到2009年5月16日,《越狱》共播出4季,一共79集(另有2集特别篇将于本月27日晚10点到12点在英国SKY1电视台播出,为《越狱》画上最终的句号,北美地区则将在7月21日直接发行特别篇的DVD与蓝光碟),耗费了我们几乎四年的时间。四年,什么概念啊!大学毕业了,孩子上幼儿园了,婚都可以离两次了,而“越狱”迷依旧像闹钟一般准时坐在电脑前心系“迈克尔”的出逃计划。4季的播出量在美剧中并不算长寿,但正是这四年里,《越狱》带来的社会学效应却远远超出了剧集本身的价值,包括很多方面:观众心理、大众传播、网络效应、电视剧本土化、美剧制作观念、字幕组功绩……一句话:美剧迷的养成,《越狱》功不可没。或许如今这套剧在很多人眼中已不那么传奇,但对于经历过这四年历程的人而言,它的开启是一扇门,它重新定义了21世纪中国观众的观赏习惯;它的终结是一面海,既是“明智的选择”也是眼界拓展后的释然。

阅读全文——共5649字

南都周刊:没有一统江湖,只有群雄逐鹿

在《南都周刊 vol.296》的这个封面专题中,因为我们展现了各类网络权力的存在,或许会让人产生焦灼之感:互联网的壮大是不是导致了一个集权反乌托邦的来临。然而,换一个角度看,网络江湖山头林立,权力纷争,恰恰体现了网络权力的多中心化。网络控制的权力状态,不是江湖一统,而是群雄逐鹿。  

网络不会造成绝对权力

  每一天,都有亿万人类享受着自由冲浪的快慰,网络却从一开始就激发起学者和作家们对无限权力的想象力,因为它终将无所不在且无所不能。这不仅是预言家的未来图景,也是网络作为一种产业的终极目标。

  一个被决定的未来,总是让人充满惶恐与焦虑,但我们请首先自问:面对网络可能造成的绝对权力,我们是从自由走向奴役,还是从奴役走向另外一种奴役呢?这或许会改变我们对很多问题的看法。

阅读全文——共203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