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愚:一部正能量永动机的诞生

陈水总,一个卑微的中国人,因为纵火烧死47人、烧伤34人而进入公众视线。滥杀无辜,说他是恶魔也不为过。6月11日,《厦门日报》发表文章,这样发泄对他的仇恨:“民众的公敌!”“他留存在公众心里的,只会永远被唾弃与被谴责。”

罪犯死了,但他的灵魂并未安妥——在离开这个世界前,他怀有一颗复仇的怨恨之心。其罪孽百身莫赎,人们当然也不会去原谅他。物伤其类,我们应该充分表达对无辜死难者的哀思,并抚慰他们的亲人。但同时似乎也不妨对作恶者的灵魂施与悲悯,一个苦难深重的灵魂需要安抚,他既是不幸的承受者,也是罪恶的制造者。施与悲悯,我们才能得到道德净化,从仇恨的负性情绪中解脱出来。文明世界就是这样对待此类事件中的恶人的,他们视恶人为社会肌体分泌的毒素,一桩罪案往往引发对执政当局政策的检讨。

阅读全文——共3485字

昨天的圣火采集谁看了真正的直播了!!

鸠摩智的师弟授意下同西方媒体勾结起来干的那件在几分钟之内登上BBC、SKY等等的头条的那件事谁看到了????

首先是Mr.刘发言的时候,CCTV消声、希腊广播公司切到赫拉神庙的那部分;

然后是第三名火炬手的那部分;

再然后是冲到邓亚萍面前的两只高原动物的那部分;

还有CCTV记者说的那些“今天发生了一些突发事件,所以实际上罗雪娟传了两棒”;

阅读全文——共485字

新华时评:为了”版面需要”就可以裁剪”客观公正”?

    新华网北京3月24日电(记者刘伟、裘立华)最近,一直标榜“客观、公正”的一些西方媒体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向全世界人民“生动地”展示了他们的“客观公正”,当西藏发生打砸抢烧事件时,他们可以因为“版面需要”而对反映不法分子暴行的照片进行裁剪,也可以因为画面的需要把他国发生的事情“裁剪”给中国政府。

    3月14日,西藏拉萨爆发了打砸抢烧暴力事件,许多西方媒体进行了大量的报道。不容否认,有的西方媒体客观报道了此次事件,但另一些西方媒体对拉萨打砸抢烧事件的报道却让人愕然。

    人们发现,国外一知名媒体在网站上刊登题为“藏人描述持续骚乱”的报道时,所用配图是公安武警协助医护人员将在骚乱中的受伤人员送进救护车的场景,图片说明却是:“在拉萨有很多军队”,全然不顾救护车上大大的“急救”二字。

阅读全文——共1287字

由鸡屁股事件想到的

最近鸡屁股省以及之前接二联三发生的这些个“偶发事件”,稍有点历史知识和独立思考能力的人都应该看得清楚这背后的猫腻。本人在此不做深入的评论,只是由此自然而然的想到当“条件成熟”时,让我们本着尊重民族文化传统的“国际准则”,用民主、和平的方式客观公正的:

支持北爱尔兰 Independence!!!

支持魁北克 Independence!!!

支持巴伐利亚 Independence!!!

支持阿拉斯加 Independence!!!

阅读全文——共326字

《凤凰周刊》:媒体的第三条道路

对于社会舆论的主要载体–公共传媒的角色和功用,有两种尖锐对立的观点最为流行。一种观点认为媒体应该是政府或执政党的喉舌,“笔杆子”只能为政权对社会的控制和整合服务;另一种观点认为媒体作为另一种社会力量(西方所谓“第四种权力”)的主要载体,必须将对政府及政治权力的监督放在首位,媒体只有作为政府的天敌存在,社会力量对比才可能实现均衡。

显然,前一种是集体主义、国家主义的观点,后一种是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的观点。两种说法分别侧重于一端,在理论上都有其片面性,在实践中必然表现出各自的不适应性。

将媒体纯粹视作政府、执政党喉舌,20世纪社会主义阵营国家作了多年实验。实践证明,只有在国家意识形态作为一种政治理想得到民众自觉认同时,媒体的喉舌作用才能达到理想效果。换言之,只有在全社会已经整合于某种国家意识形态之下时,媒体作为喉舌才能起到强化整合的作用。在国家意识形态的整合作用已经大幅衰弱的情况下,政府严密控制媒体最多只能起到垄断信息、摒除不利信息的作用,很难对社会的精神整合有所帮助。在全球化信息时代,媒体对信息的过滤作用也在不断弱化,可以说是事倍功半、费力不讨好。这种情况充分说明了:此时此境,社会需要新的整合方式和手段;抱残守缺,死抠住媒体的喉舌性不放,只会断送建立新的整合机制的时机和机会。

阅读全文——共151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