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设计的台湾大方糖 TED

近两年在国际建筑界红得发紫的BIG事务所今年在台湾设计了一个57米见方的巨型方糖体建筑TED。这座酒店、商场、餐饮、展厅等多种功能的43000M2综合性公共空间,通过连贯在这个大方糖中的一条洞穴型通道,形成了从地面到屋顶的一气呵成的不行通道,让游客能直接从地面步行(步行?行不行啊?)到近20层楼高的开房屋顶花园中。各种业务上的功能分区沿着这条螺旋形的洞穴分裂室内。不能说是很新颖的设计,但是可以说是很有亲和力,很有参与感的设计,这在公共建筑中是一种很讨巧的手法。但是这种过分强调造型和与城市对话的诉求,而将跟使用者关系更为密切的内部空间和功能要求弱化处理的设计趋势会不会给未来的城市制造越来越多的巨型雕塑,却并没能从实质上改善各个建筑实际使用者的用户体验呢?在BIG这些年的这么多big的造型艺术之中我更期待看到更多的details。

阅读全文——共627字

小美人鱼哪里去了? Batumi Aquarium by Henning Larsen Architects

看到来自童话王国丹麦Henning Larsen Architects事务所在格鲁吉亚港口城市Batumi的海边水族馆设计邀请赛中获的概念一等奖的这个方案的时候我真的很无语…它让我想到了哥本哈根海边的那尊小美人鱼雕像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我在MSN上传给某姐姐看过之后她由衷的安慰我那句:“生不逢时,让咱遇上了李公公”。

 

    

阅读全文——共664字

面朝大海,我竟无语凝咽~~加州海边的 Otter Cove Residence

Sagan Piechota Architecture事务所在加州Carmel海边山崖上新近完工的别墅Otter Cove Residence看的我是欲哭无泪——这曲线造型、这大面积落地玻璃窗、这顶板挑檐、这前后两翼中间庭院的布局、这面朝景观的浴缸、这…..无一不让当年大学时代我的那些别墅设计的作业如惊天霹雷撞击着我的大脑神经!当然,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会儿一米六、一会儿一米五的李公公,以及那突然高八度的“不适用!”、“重做!”、“不要空想!”、“切勿花哨!”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当年遇到了李公公!

为什么我的泪如泉涌???因为别人没有遇到李公公!

扯远了,这栋别墅,我最心水的就是它用前后两翼以及中间的半开放小院子将基地前面的公路和后面的山崖跟海景的过渡开,将自然景观不动声色的引入居住空间内部的时候又很好解决了私密性的问题。

阅读全文——共425字

周末画报:建筑界的“妹岛年”

日本女建筑师妹岛和世常这样说:“建筑是人和城市沟通的媒介。”也正是这句话,几乎成为了她从业至今一个暗自遵循的不二法则。

15年前,当妹岛和世(Kazuyo Sejima)与西泽立卫(Ryue Nishizawa)合伙成立自己的建筑事务所时,那一年获普利兹克奖(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的也是日本著名的建筑师安藤忠雄(Tadao Ando)。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这对建筑界的组合并没有把目光放在宏大的建筑项目上,也并没有完成数目庞大的建筑工程,而是以几乎一年做一个项目的节奏慢慢寻找着自己的独特语言。而时间越往现在靠近,他们也越加显示出其重要性。

2004年,他们的金泽21世纪美术馆(The 21st Century Museumof Contemporary Art)在第9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上摘取最杰出方案金狮奖;并在今年刚刚获得业界最高荣誉的普利兹克奖。

阅读全文——共1618字

21世纪经济报道:AA,实验教学魅力何在

8月25日的下午,北京张旺胡同4号的会场里聚集了十几位国内建筑界知名人士,进行一场名为“实验教学在中国”的研讨会。尽管活动现场异常混乱,但是张永和、朱文一、李虎等有分量的发言嘉宾还是准时到场并且认真发言,一方面是大家都对 “实验教学”的话题颇感兴趣,还有重要的一点是当天活动的主角:英国AA建筑学院(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 School of Architecture,下文简称AA)的校长Brett Steele先生。由此可见,即便是在中国,AA的影响力也是不容小觑。

让学生睡不着觉的AA

来自台北的林先生去年从英国AA建筑学院毕业,“压力大”是他就读期间最深的感受,“AA这种看似自由的教学风格,让许多学生都‘睡不着觉’。”AA成立于 1847年,是英国最老的独立建筑教学院校。该校的成立理念最早来自于1847年,两位不满学院派建筑教育的年轻建筑师的发想,分别是当时19岁的 Robert Kerr与24岁的Charles Grey。成立当时目的是为了提供有心学建筑的学子,一个独立设计的教育系统,不需他们拥有基础建筑教育。该校当时的师资都是一时之选,诸如约翰·拉斯金与乔治·吉尔伯·史考特(George Gilbert Scott)。1890年到1901年间,该校的教育系统逐渐成形。在1901年,校址移到前英国皇家建筑博物馆的馆址。在1920年,再度迁移到英国贝得福得广场(en:Bedford Square),也就是在伦敦的市中心。

阅读全文——共263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