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疟疾、青蒿与中医——从屠呦呦获奖引发的争论想到的

中国人与西方人对各门科学各有贡献,在某一特定时期、特定领域也可以说是西方更先进或者中国更先进。但是如果数理化并不因此分为“中数”、“西数”,“中理”、“西理”,“中化”、“西化”,如果祖冲之发现的并非“中国的圆周率”而牛顿发现的也并非“西方的力学定律”,为什么医学就要分“中西”呢?

屠呦呦获奖引发的争论

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毫无疑问是个大好事。无论就她自己而言,还是就我们中国人而言,为此感到光荣,我以为都是很自然的。尽管华人得诺奖其实已经不算太稀奇,中国人(以国籍论)得诺奖,过去也已经有过三次纪录,虽然在我们这里引起的反应是世界罕见的两个极端——或大骂,或大赞,但至少说明两点:第一诺奖影响确实很大,一般而言声誉也很高;第二诺奖没有忘记中国,中国人也的确是有智慧、有才能、有竞争诺奖之实力的。而与和平奖、文学奖这类包含明显的人文色彩、往往引起价值观争论的奖类不同,屠呦呦这次获得的是自然科学类奖项,这类奖项一般都基于高度“客观”的科学标准,通常很少有争议。屠呦呦是这类奖项的第一个中国籍获奖者。这当然又是一个突破。

阅读全文——共10698字

为什么毛左老了以后,更坏更卑鄙无耻了?

在我身处的珠三角小城中,改革开放后洗脚上田的农民企业家极多,按年纪推算,他们多为四零后和五零后。

其中有一位五零后,孩子相当争气,各级名校全靠自己考入,出国留学亦年年奖学金。他本人虽只读到初中,但精明干练。他曾这样慨叹:“如果我不是生在阿爷(他对毛泽东的习惯称谓)的年代,而是跟我儿子一样的环境,说不定会是个音乐家”,他说自己在乐器上极有天分,年少时摸什么会什么。他也羡慕儿子的书房和电脑,那是他在这个年龄时不敢想象的东西。他亦有许多五零后常见的一面,比如官本位思想颇浓,崇拜毛泽东,喜欢那些极假的战争电视剧。但他的特别之处是不乏自省(这也许与珠三角的地理环境和开放程度有关),甚至因此而矛盾,他说崇毛是一种从懂事起就被灌输的意识,这辈子都无法改变,但他也知道,他小时候的日子实在太糟,“阿爷这样搞绝对不行!广东这地方本来种什么长什么,可你要是去塘里抓几条鱼,在塘边种点菜,就成了资本主义,县里就要派人来搞你!”

阅读全文——共4615字

南方周末:“带了个好头” 红卫兵道歉

不是说要清算旧账,但是这段历史,真的不应该被这么选择性的忘记。

尤其是事件的主角逐渐成为掌握着各种社会资源的既得利益者的时候,

这种忘记其实是再一次给这个灾难深重的民族犯下一笔滔天的罪孽!

故事的一方是程璧老师。她今年86岁,“文革”开始时是北京外国语学校的负责人。她遭到侮辱和毒打,头发被剃去半边,成了所谓“阴阳头”。故事的另一方,是1966年时北京外国语学校的8名红卫兵学生。他们向程璧老师道歉,也在通信中忏悔了当年参与暴力迫害的行为。

1966年11月,上海工艺美术学校和上海戏剧学院的红卫兵在“斗争”他们的老师和学校领导。 (王友琴 /图)

阅读全文——共42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