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岳霖:“圣徒”请卸妆

坚持还是退场?这对已经过去几个月的“占中”示威来说是个严峻的问题。环顾行动始末,总有一个挥之不去的“圣徒”如影随形,为众前驱。到12月初,此前10万之众只剩几百名大中学生蜷缩在帐篷里“要存留一点斗争的火星”。当“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转为“血洒龙和道”后,广场上的学生——“占中”运动最坚决和最初的主力军依旧高昂头颅,仍要困守通衢,不肯回头。在外界眼中俨然有了几分殉难圣徒的神气。与此同时,北京口中的“占中”的始作俑者“占中三子”,即戴耀廷、陈健民和朱耀明三位长者已经亲率追随者们前往警局自首,这也意味着“占中”在理性层面已经选择了偃旗息鼓。

当下,包括《纽约时报》在内,驻港各主流西媒的通讯员们仍然鼓励“占中”人士继续“抗命”,学生们在“真普选”实现之前也不肯轻易对现实妥协,这等态度让他们几乎抱定“将青春断送在马路上”的决心。年轻人的执拗把他们一度推上了潮头,使之以为得到了命运的择示。这种因血性而来的勇气固然值得钦佩,可他们不肯直面当下、不愿轻易收场的做法,也显出学生们与真正的圣徒还有相当大的距离。相比之下,前往警局自首的“占中三子”要比他们更符合这个身份。

阅读全文——共2596字

经济观察报:埃及的虎与兔

虎年结束,兔年到来,大老虎让位小白兔。动物们一年又一年轮流坐庄,生命就这样轮回,而今年有所不同。“非洲模式”于1月在突尼斯取得成功,突尼斯人用和平的方式争取权力过渡。民主的敌人倾向使用武力。当中国兔年的鞭炮声响起的时候,埃及首都开罗传来了零星的枪声,政府的人在向示威者开枪。春节期间忙碌的人们忽视了埃及革命。虽然越来越多的人已经不看电视了,一些媒体却一再回味春节舞台上的无聊细节,仿佛这个世界只是那一场低俗的表演,仿佛埃及的革命根本不值一提。事实上,这场革命将重要到改变中东乃至世界的地缘政治格局。

春节假期结束了,人们重新拼命挤到交通工具里,返回他们的工作地点,为GDP数字作贡献。在遥远的埃及,人们已决定选择另一种生活。新生活能否到来,是否更好,还取决于他们的斗争。

阅读全文——共4867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