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 Vol 118 : 你为什么还信中医?

一、正确的知识获取方法

《尚书》中记载了一件事:在夏朝仲康年间的一天,晴空万里,风和日丽,人们突然发现天空好像变暗了,一抬头,看到太阳缺了一个口,好像正在被一个黑乎乎的怪物一点点吞噬,面对如此异象,宫廷乐官连忙抄家伙开始敲锣打鼓赶跑怪物,普通老百姓更是吓得四处逃跑,一时间天下大乱。当时的国君也是手忙脚乱,因为在当时发生日食被认为是君王犯了错,上天要怪罪降灾。根据古制,这得有一整套“救日”的仪式,天子要作检讨表决心,诸侯要陈兵击鼓。本来这些都要天文官张罗的,现在天文官羲和居然连人都找不到,朝廷乱作一团,好不狼狈。一番折腾之后,总算重见天日。天子立刻找人去找羲和,发现这家伙因为前晚喝多了,现在还烂醉如泥。这种同志太让人崩溃了,于是天子一怒之下就把羲和给杀了。

阅读全文——共19908字

中国当代文学真问题:要科学,还是要玄学?

中国当代文学批评的真问题,既非西学也非中学,而是要科学还是要玄学。"历史终结论"等主张是贯穿90年代以来中国文坛最主流的文学标准,且通过官方机构将此当作规则,突破此边界即受到围攻。即使新世纪底层文学也正处在被主流文化改造过程中,其价值正在被"层温暖主义"消解。

要科学,还是要玄学?

●中国当代文学批评的真问题,既不是高度也不是低度,既不是西学也不是中学,而是要科学还是要玄学。

●面对急遽分化的中国现实,文学还有没有作为?文学究竟是一种文字技术操练还是思想感情的表达?我们对此是作出历史的解释还是道德的解释?把世界理解为人与人之间的分配关系,还是物与物之间的交换关系?产生这一现象的原因,是制度的安排还是个人的命运?底层和上层,劳动和资本,究竟是不是“一根藤上的苦瓜”?这些,可能都是严肃的知识分子必须回答的时代课题。

阅读全文——共693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