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赐香:以闹“制”国真就那么好玩么?

2015年12月28日,甘肃永昌一个13岁的初中女生在一家超市购买矿泉水,离开时触发了报警器,超市方面搜了她的外套,发现女孩偷了巧克力、衣帽挂购等物品,价值128元……

如果你是超市,你会怎么办?

女孩子家属说,超市方面搜孩子外套,伤了孩子的自尊。这话说的,你们也知道做人得有自尊哪!但是,自尊,离不开自爱的前提吧。13岁少女,正是羞耻心大大绽放的年纪。偷了东西,还不让人家搜外套!

有人说,超市应该直接报警。这话说得,似乎报警,就不会引起后面一系列——孩子跳楼自杀、千名路人两次围攻超市、少数人打砸抢、市长大人也受伤等后果似的。

还有人说,孩子偷东西算个嘛,甚至造谣孩子只不过偷了一个果冻,然后大谈自己小的时候在村里如何偷东西,并且责问不赞同孩子偷东西的人,你当年也不是没偷过。这话说得,第一,没有考虑时代背景。当年我们偷东西,正是社会主义国家人人皆是贼的时代。第二,没有考虑被偷的对象。当年的村民,偷的都是生产队。村民天天给生产队干活,却吃不饱穿不暖,不偷生产队偷谁哪,而且所谓的偷,不外是裤腰里塞了俩红白萝卜,袖子里揣了两根黄瓜,裤腿里塞了几团棉花,胸口里捂了几个苹果。当然也有偷芝麻、红薯、玉米棒、小麦粒的。甚至有刘文学课本里偷生产队辣椒的那种地主。说到这里顺便拉呱一句,刘文学之所以跟地主以命相搏,归根原因不是有人偷东西,而是,偷东西的居然是地主。一句话,身为地主,你也配偷?偷,只能是我们穷人——贫下中农的福利与荣耀!第三,没有考虑乡规民约。乡村治理,更多的不是靠法,而是靠乡规民约。依乡规民约,偷生产队不算啥,至于自留地,也是可偷的,但仅限于你本人的随手一吃。如果你偷了人家的瓜果,又推到集镇上卖去袅,这就算大事了。轻者被全村鄙视,重者可能被人拦截打骂。

阅读全文——共295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