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岳霖:“圣徒”请卸妆

坚持还是退场?这对已经过去几个月的“占中”示威来说是个严峻的问题。环顾行动始末,总有一个挥之不去的“圣徒”如影随形,为众前驱。到12月初,此前10万之众只剩几百名大中学生蜷缩在帐篷里“要存留一点斗争的火星”。当“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转为“血洒龙和道”后,广场上的学生——“占中”运动最坚决和最初的主力军依旧高昂头颅,仍要困守通衢,不肯回头。在外界眼中俨然有了几分殉难圣徒的神气。与此同时,北京口中的“占中”的始作俑者“占中三子”,即戴耀廷、陈健民和朱耀明三位长者已经亲率追随者们前往警局自首,这也意味着“占中”在理性层面已经选择了偃旗息鼓。

当下,包括《纽约时报》在内,驻港各主流西媒的通讯员们仍然鼓励“占中”人士继续“抗命”,学生们在“真普选”实现之前也不肯轻易对现实妥协,这等态度让他们几乎抱定“将青春断送在马路上”的决心。年轻人的执拗把他们一度推上了潮头,使之以为得到了命运的择示。这种因血性而来的勇气固然值得钦佩,可他们不肯直面当下、不愿轻易收场的做法,也显出学生们与真正的圣徒还有相当大的距离。相比之下,前往警局自首的“占中三子”要比他们更符合这个身份。

阅读全文——共259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