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经日报:富士康危机能否成为转机

对所有致力于和谐社会建设的人们来说,富士康的“12连跳”不仅是一串挥之不去的魔咒,也是打在脸上的耳光,响在耳边的警钟。够了!真的够了! 所谓“够了”,不是指类似的事情今后不会再发生,而是说,我们的社会和商界,应该从“12连跳”中汲取足够的教训;或者说,相对于我们要汲取的教训来说,12个鲜活的生命,已经是足够的代价。 而富士康危机能否转化为中国和谐社会建设中,让劳工阶层获得“有尊严的劳动权利”和“免于恐惧的自由”的一次转机,端赖我们此刻的反思和努力。 我们认为,危机成为转机的关键,是社会经济决策的重心是否能从“资本主导”转向群体价值优先,尤其是“劳动者优先”。 以资本为主导、把资本回报作为第一目的、将股东价,值凌驾于其他一切价值之上的“股东资本主义”,一贯要求劳动力市场的弹性化,对劳动者的态度是“只要他们不提出反抗,就一直榨取下去”。这种视劳工为机器的资本主义形态必须得到节制。 早在1978年,丹尼尔·贝尔就指出,从亚里士多德到亚当·斯密,传统的道德哲学家们从未宣称“财富创造本身就是目的”,“资本积累就是目的”,相反,物质生产和资本积累是创建文明生活和促进美德的手段。为此,在《资本主义文化矛盾》一书中,他这样阐述自己的立场:“在经济问题上我持社会主义立场。我所谓的社会主义不是中央集权或生产资料集体所有制。它所论及的是经济政策的优先权问题。为此我相信,在这个领域里,群体价值超过个人价值,前者是经济政策合法的依据。所以社会资源应该优先用来建立‘社会最低限度’,以便使每个人都能过上自尊的生活,成为群体的一分子。这意味着应有一套劳动者优先的雇佣制度,有对付市场危机的一定安全保障,以及足够的医疗条件和防范疾病的措施。……我所支持的社会最低限度是指能满足基本生活要求的家庭收入,……它自然会因时代发展而有变动。”

阅读全文——共1708字

请问谁有这本书的UMD格式?《鲍莫尔:好的资本主义、坏的资本主义和经济增长与繁荣的经济学》

Baumol: Good Capitalism, Bad Capitalism, and the Economics of Growth and Prosperity

鲍莫尔:好的资本主义、坏的资本主义和经济增长与繁荣的经济学

仅仅一个世纪以前,美国人的平均购买力只有不到现在的十分之一。是什么促使了经济的增长?又如何将这种增长维持到下个世纪?为什么说经济增长对一国提高其公民的生活水平至关重要?为什么在人类几千年的历史中,经济增长并非常态,而经济不增长反而是容易出现的现象?如何能够将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移植到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国家?

威廉·鲍莫尔认为这些问题的答案就在于资本主义经济有不同的形态,而不是像很多观察者错误地认为的那样,资本主义只有一种形态。作者用通俗易懂的方式概括了四种不同形态的资本主义:寡头型、国家导向型、大企业型和企业家型。第一种模式是寡头政治的资本主义,即权力和财富主要是由个人和家族组成的小型集团所控制;第二种模式是国家主导型资本主义,即政府试图支配市场,其代表性政策是扶持某些有望成为竞争“胜利者”的产业;第三种是大企业资本主义,即主要经济活动都由那些指定的巨头企业来实施;最后一种是企业家资本主义,即小型创新型企业在经济中占据主要地位。

阅读全文——共949字

华尔街日报:十天改写资本主义

过去的10天应该被记住,在这10天里,美国政府摒弃了长达半个世纪的许多规则,以挽救美国金融资本主义免遭崩溃。

如果用里氏震级来衡量政府的行动,政府最近的举措所引起的震动程度还没有达到富兰克林•罗斯福当年的水平。这些举措还打着学术的幌子,隐匿在一堆新的缩略语之下。

 

但这些措施仍堪称大手笔,而且都它们没有经过国会的投票决定。此外,虽然财政部没有直接为房市或拯救金融机构的行动埋单,但纳税人的钱却面临风险。现任的共和党政府不想被视为胡佛再世,他们的举措表明其不再相信市场有能力解决这团混乱局面。

经济学家埃德•亚德尼(Ed Yardeni)对客户说:”能在最后时刻施以援手的政府部门(财政部)正与最后的贷款机构(联邦储备委员会)合作支撑住房和信贷市场,以避免出现第二次大萧条。”

阅读全文——共209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