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带了个好头” 红卫兵道歉

不是说要清算旧账,但是这段历史,真的不应该被这么选择性的忘记。

尤其是事件的主角逐渐成为掌握着各种社会资源的既得利益者的时候,

这种忘记其实是再一次给这个灾难深重的民族犯下一笔滔天的罪孽!

故事的一方是程璧老师。她今年86岁,“文革”开始时是北京外国语学校的负责人。她遭到侮辱和毒打,头发被剃去半边,成了所谓“阴阳头”。故事的另一方,是1966年时北京外国语学校的8名红卫兵学生。他们向程璧老师道歉,也在通信中忏悔了当年参与暴力迫害的行为。

1966年11月,上海工艺美术学校和上海戏剧学院的红卫兵在“斗争”他们的老师和学校领导。 (王友琴 /图)

阅读全文——共42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