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岳霖:“圣徒”请卸妆

坚持还是退场?这对已经过去几个月的“占中”示威来说是个严峻的问题。环顾行动始末,总有一个挥之不去的“圣徒”如影随形,为众前驱。到12月初,此前10万之众只剩几百名大中学生蜷缩在帐篷里“要存留一点斗争的火星”。当“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转为“血洒龙和道”后,广场上的学生——“占中”运动最坚决和最初的主力军依旧高昂头颅,仍要困守通衢,不肯回头。在外界眼中俨然有了几分殉难圣徒的神气。与此同时,北京口中的“占中”的始作俑者“占中三子”,即戴耀廷、陈健民和朱耀明三位长者已经亲率追随者们前往警局自首,这也意味着“占中”在理性层面已经选择了偃旗息鼓。

当下,包括《纽约时报》在内,驻港各主流西媒的通讯员们仍然鼓励“占中”人士继续“抗命”,学生们在“真普选”实现之前也不肯轻易对现实妥协,这等态度让他们几乎抱定“将青春断送在马路上”的决心。年轻人的执拗把他们一度推上了潮头,使之以为得到了命运的择示。这种因血性而来的勇气固然值得钦佩,可他们不肯直面当下、不愿轻易收场的做法,也显出学生们与真正的圣徒还有相当大的距离。相比之下,前往警局自首的“占中三子”要比他们更符合这个身份。

阅读全文——共2596字

南方都市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难道要靠孔子和京剧?

  我不认为我们寻求的未来的答案存在于我们的过去中,“伟大的复兴”不可能依靠孔子和京剧,五四以来那么多有识之士对传统的批判已经被人完全抛在脑后了吗?因为我们已经失掉创造新文化的勇气和能力,所以我们就把什么传统都重新捡起来当作宝贝吗?

  集体舞进了学校,京剧进了课堂,我们的孩子要学革命样板戏和皇帝将军戏了。

  我的孩子一进小学就开始背诵《弟子规》,我知道这样的学校不算少,在弘扬传统文化的大旗下,名牌中小学乃至大学纷纷开设四书五经一类的所谓国学课———可为什么我们不在孩子成长的黄金12年中,教给他们一些关于现实世界的重要社会常识?

  这些常识包括:人为什么应该生而平等?个人在社会中有什么自由、权利和义务?什么是公民和公民权利?人为什么需要独立思考?世界上有几种政权和政府?有几种经济体制?中国当初为什么要进行改革开放?完全的计划经济为什么会导致奴役和倒退?人们为什么需要挣钱?等等。

阅读全文——共155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