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们,你们是否在妖魔化阜阳??

西方一些媒体在妖魔化中国,中国一些媒体在妖魔化阜阳。最近阜阳的手口足事件,白岩松们又站出来,将阜阳CCTV了一把。

白岩松的说法是,阜阳市的手口足疫情爆发当地政府有捂盖子之嫌,未能接受非典的教训,未能总结非典的经验,对待突发的公共卫生事件,采取隐瞒的手段,是对人民生命的漠视!

潇湘晨报的评论员杨耕身说“阜阳是中国的新闻富矿”,并追问:除了疫情,阜阳还发生了什么?到底是谁在左右着事件真相的发布?

截至目前为止,舆论基本一边倒地认为所谓的真相就是阜阳政府“以谎辟谣”,耽误了疫情的控制!

阜阳真的“以谎辟谣”了吗?白岩松们又是怎样得出阜阳市政府“用谎言面对谣言”这个结论的呢?

阅读全文——共1552字

华文媒体的反击什么时候能够不这么被动??

文本看这里 “正告CNN 网民为什么愤怒?”

这段国家级媒体的专题节目今天在各大官方/非官方、政府/商业新闻网站的头版头条上集中轰炸,可以说是在这么多媒体战役中历来弱势的华文媒体在零星的反应之后一次不算太精彩的主力反击——我到是十分期待中国特色的“深入揭批”!!!

有些没用的话我不想说,只记得在上次奥运圣火事件的时候,ANTI-CNN.COM上有网友这么评论到:

圣火仪式被扰乱这事发生没过几分钟,CNN,BBC就已经有这样的消息了,西方的媒体很喜欢国内有这样事情的发生,而且论述的往往是不客观的,并且喜欢避重就轻。但国内媒体明显反应迟钝,明明法律,道德和正义都站在我们这一边,但就是不能第一时间报道并且加以谴责,我们的声音传不出去,每次都处于被动的局面。难道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还要有所顾虑,难道在这种大是大非问题上都不知道站在哪边,我们的媒体应该检讨。西方媒体颠倒黑白自然有它的用意,明眼人一看就明白,但是我们更需要我们自己的声音,并且我们的声音不能仅仅留在国内,要传出去,让所有人的知道,这是媒体的职责。很明显,西方比我们会使用媒体做为工具,每次都先入为主,而且西方媒体的传播范围很广,影响面很大。互联网的时代不是封锁消息的时代,而是怎么快速的解读消息并加以传播,这是我们所要做的事情。希望我们能从这件事情上得到启发。

阅读全文——共643字

一次还算冷静的回首,一个略带希望的回头

自从CCTV-10的《第十放映室》的撰稿水平变得良莠不齐,所选片子越来越参差不齐,主题前后编排越来越缺乏逻辑,对那些国产大片的批判越来越缺乏独立观点,而且那个表情比充气娃娃还假的主持人玲玲把我恶心到无以复加之后,我已经记不得是多久没有连续的观看这个节目了。就在看最近这两期回顾巩俐的《巩俐的符号》之前我还在担心《电影中的西南人》中的头中脚轻的现象重演呢。看过之后,略微对这个节目恢复了一点点谨慎的希望。

这两期《巩俐的符号》以巩俐各部影片的解构,提炼出代表性的符号,算是相对理性而客观的对从第五代电影成长起来的她从影生涯作了个简单的阶段性的梳理。上部在张艺谋与巩俐的合作以及巩俐期间的成长转变上着墨不少,下部则将离开张艺谋的巩俐的演艺成绩单进行了点评。或许是因为现在这个节目时间减半,整体来看节目探讨的理性但并不深入。在龙斌沉重冷静而置身事外的标志性的旁白中,回顾巩俐的大多数银幕角色,客观地说,作为演员,她可以很成功地演绎本身潜在的性格:执着、热情、野性,但当表现善良、软弱或诸如此类的古典气质时,她的角色就会和观众之间产生一种空洞的距离。 对于一个渴望超越自己的演员来说,这不一定是个好消息,但巩俐就是这样:当她站在那里时,你就不会忽略她。

阅读全文——共763字

央视新楼:一个垃圾空间的高大总部

即将迁址北京东三环路——新兴的CBD(中央商务区)的CCTV央视新总部大楼,经过激烈的国际设计竞赛,由OMA/荷兰大都会建筑事务所首席设计师——“垃圾空间”①流派的旗手:雷姆-库哈斯担纲设计的方案中选。这座高230米(56层),占地面积18.7万M2,总建筑面积55万M2,总投资50亿人民币的大楼是继2002年“国家大剧院”国际设计竞赛后,欧洲荒诞派建筑设计师在北京赢得的又一次胜利,是“垃圾空间”流派在北京树立的一个高大的“里程碑”②。

为了使读者能对CCTV新总部大楼的轮廓有一个大致的印象,对“垃圾空间”流派的理论精髓有一个初步的了解,下面我们就用“垃圾空间”流派的标准语言和精彩词汇对CCTV新总部大楼的建筑美学形态做一个评论。

阅读全文——共3790字